江天雪意作品集、江天雪意小说全集

江天雪意
江天雪意,是作家张媛媛笔名,毕业于武汉大学 创作长篇小说《盐店街》,出版名为《民国有佳人》。新作《春雨落长河》文字风格温婉细腻,荡气回肠,情节曲折,极富画面感。“我需要拥有华账房的绝对控制权。如果您愿意,您可以给我您百分之四十的股份,请放心,我绝不会让您吃亏。” 谢济凡不可置信地看着银川,但又非常明白他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一个长时间一无所有的人,如此无所不用其极地积攒让他觉得足够安稳的东西,并不奇怪。 谢济凡斩钉截铁道:“我不会给你。一星半点股份也不会给你。这一次我不会站在你这一边。” 银川蹙了蹙眉,挺直了背脊:“没关系,不管怎样我都永远会记得谢叔叔的恩情。” “你父亲于我有恩,但他从未要我回报过,我为你做的一切,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能心安理得,我不需要你来记。不给你股份,不是不信任你,也不是真的不愿帮你,只是我觉得你需要放缓步子。银川,如果当我是长辈,有句话希望你能记住:有人飞奔着往前走,有人被甩在后头,走在前面的未必是赢家,因为前方很可能是悬崖,我希望你慢一些,看着路。” 银川无声一笑,正要说话,一个侍应推开门道:“潘先,哦不,郑先生,有一个电话找您。” 电话是云升打来的,听筒里传来嘈杂的声音,云升扬着嗓子问:“大少爷,能听见么?”他转头看着她笑笑,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脸:“如果我能找到我的孩子,真希望她能像你一样,哪怕长在一个贫寒之家,却有人疼惜爱护,可以无忧无虑地平安长大。” “你的孩子?”久儿好奇地问。 “是啊,我有个孩子,是个小女孩,和你一般大,可我在她出生后就把她丢掉了。”他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悔恨与伤痛,“如今她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了。” 久儿心中充满着疑问,却不敢去触碰他哀伤的回忆,她低下头,伸出一根小小手指,轻轻碰了碰项链,坠子是玫瑰花形状的,金色的花瓣轻盈舒卷,就似恰好正在绽放一般,项坠的背面刻着小小的阿拉伯数字。 “1,9,2,5……”久儿娇娇地念着。 喧嚣忽起,甲板上有船夫在喊:“开船,开船,难民要涌上来了!” 只听见一阵阵轰隆的脚步声、嘶喊声,果真有好些没能挤进上一艘船的难民,连推带爬地上了这艘船,抓着、推搡着,神情疯狂。有人被挤落入水中,发出混沌的声音,还有些人掉入河里,不会游水,伸长了两只手徒劳地挥舞,而甲板上他们的亲人,除了焦急哭喊落泪,一点办法也使不出来。
江天雪意小说全集 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