浩瀚作品集、浩瀚小说全集

浩瀚
商丰城手段高超,他的目的就是要江凯射,就没跟江凯来虚的。没一会儿江凯就射了,他大脑一片空白,落入商丰城的怀抱。脊背抵着精悍的胸膛,江凯喘息。随即那东西就被抹到了他的菊花上,江凯眼前一片发黑。 商丰城前戏做的潦草,江凯还没缓过来他就插了进去,亲着江凯的后颈,低沉嗓音落到耳畔,“江凯。” 随即江凯闷哼出声,商丰城就插到了底。商丰城在江凯身上一直做的很不顾及,抽插的大开大合,江凯有些喘不过气。连续的奔波,江凯体力更差,商丰城做的狠一点,江凯就两眼发黑。 江凯渐渐有了感觉,他要去碰前面,商丰城就按住了他的手,“插射。”商丰城咬着他的耳朵,沙哑嗓音低醇。林梵大步往外面走,直接屏蔽他这句话,这孩子跟他妈学的一模一样,尖酸刻薄。林梵不喜欢他,而且他现在也死了,没有多少客气,“你没见你妈妈么?你一个人过来的?” “我找不到她。”林泽皱皱秀气的眉头,“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,她不知道去哪里了,我也回不去家,我想回去玩游戏。” 玩你的头吧,以前林泽欺负她的事可不少,故意在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装摔倒,喊着是林梵推的,让父亲骂她。 林梵回到自己住的那栋楼,从一楼到五楼,没有看到柳飘飘灵魂的痕迹。下楼,小孩跟着她一会儿把头拿下来一会儿把头放上去,“林梵。” “叫姐姐。”林梵板着脸。 林泽转着眼珠子,“我叫你姐姐,你带我回去么?” “你回不去,你死了。”林梵走出小区关掉了手电筒,“你都把头抱在手里玩了——” 突然脖子上一紧,林梵喘不过气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突然揪住他过肩摔就扔到了地上。地上只有一个头,林梵皱眉,回头看到他的身体满场子转,头在地上喊,“傻逼,我在这里。”。 江凯射过之后有些虚,肌肉忍不住的痉挛战栗,他得攀住商丰城的脖子才不掉下去。短促的呻吟不受控制溢出喉咙,江凯因为激情眼梢发红。 “商丰城……” 商丰城抱起江凯走向了床,江凯是绝对做不到这个姿势,抱着插太需要体力。商丰城第一次这么搞的的时候江凯震惊,现在习以为常,这老东西的体力他不能用常人去衡量。
浩瀚小说全集 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