侧侧轻寒作品集、侧侧轻寒小说全集

侧侧轻寒
侧侧轻寒,又名侧侧,知名网络作家。现居杭州。自幼好读书,尤其喜爱历史书,爱甜食、爱宋朝,胸无大志,自由散漫。喜欢古诗词,不求甚解;研究过星相,可至今只认得太阳与月亮。时空广袤,人生无限,独自在自己的路上且行且缓。爱写小说,曾做过编辑,作品散见于《武侠》、《奇幻》、《言情》、《公主志》等期刊。 代表作品: 《簪中录》、《北落师门》、《捡到一条龙》、《桃花乱》、《仲夏蔷薇》、《流光之年》、《千面天使》、《奉旨逃婚》等。侧侧轻寒,又名侧侧,知名网络作家。 80后,双子座。爱读书,不求甚解;爱养花,手下植物冤魂无数;爱研究地图,常对着古代城市地图纵情想象当时风貌。一室枯坐,十年笔耕,百样情态,千年历史,唯愿胸中幻梦,传到每一个读者心中。 已出版作品:《簪中录》《北落师门》《奉旨逃婚》《千面天使》《流光之年》《仲夏蔷薇》《桃花乱》(原名:乱桃花)《捡到一条龙》《光芒纪》手中的嫁衣穿在身上,渐惜羽与渐沉沙坐在一起,身上撒满了花。 族人们笑呵呵地给他们敬酒。 渐惜羽的母亲也在笑。 渐沉沙偷偷握住了渐惜羽的手。 渐惜羽低头微笑。 月亮在屋脊上的时候,渐惜羽醒过来。 什么时候了呢…要准备早饭了吗? 已经是…别人的妻子了…她转头却没看见渐沉沙。 渐沉沙在后院里,单足跪在一棵树下。 渐惜羽看见他手上的东西。 一把剑。 剑柄上有金色的龙缠绕着。 他把剑埋在了树下。 渐惜羽慢慢地转身,回到房间去。 我从不知道他有一把剑。也不知道他把剑深埋地下是什么意思。我想,他一定也有无法实现的理想吧。十年,终于还是回到自己身边。 是…自己的幸运吧。 小孩子在被窝里香甜地睡着。 外面是小雨天气。 渐惜羽提着水桶,在门口对渐沉沙说:“村口有个外乡来的修补匠,听说 手艺不错,我去让他修一下。”“还是我去好了。”他接过水桶。 “你背上的伤下雨天会发作,还是我去吧。你照看小澄。” “那…我送你去,一手撑伞,一手提这么大的桶,小心摔倒。” “好。” 她撑伞,他提水桶,两人在小路上慢慢走着。 “背上的伤…痛吗?”她问。 “还好。一点点。”他转头对她微笑。 “还说一点点,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伤口呢,从肩膀一直到腰上。” 她看看他的背,“怎么受的伤啊?” “已经很久了,都记不大清楚了。” 他低头沉默地微笑。叶深深还趴在车盖上,未能从极度的惊恐中回过神。 他伸手给她,问:“没事吧?摔到哪儿了?” 叶深深抖抖索索地将脸从玻璃上收回来,茫然地抬头看他,嘴唇颤抖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 新郎将她的肩膀抓住,从凌乱的花瓣之中拖出来,右臂伸到她的膝下,将她打横抱了起来。 旁边的路人们这才回过神来,有人凑上来看,有人大喊着问:“还活着吗?”更有人纷纷拨打122,通知交警。 叶深深眼前的眩晕终于过去了,她睁大眼睛盯着这个抱着自己的新郎,却怎么也看不清他在逆照日光下的脸,只能无意识地喃喃:“没…没事…好像不太痛。” 新郎盯着她已经淤青一片的脸颊,问:“真的?” “真…真的…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见他眼睛盯着自己的脸颊看,便艰难地抬手摸了摸淤青的地方,顿时疼得龇牙咧嘴,“哇!痛痛痛痛痛…” 见她只是痛得直吸冷气,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异常,新郎略为放心。毕竟,她奔过来的时候,也是车子刚刚起步的时候,速度并不快,应该没有大问题才对。 司机已经跑下车,正在旁边疏导交通的交警也立即过来了。有人打开婚车的车门,新郎将她放在后座上,抬手掀起她的裙子。 叶深深尖叫一声,迅速抱住了自己的腿,用裙子裹紧。 新郎瞄了她一眼,说:“看看膝盖。” 叶深深这才犹犹豫豫地“哦”了一声,小心地将自己的手松开了。 新郎将她的裙子往上拉了拉,见膝盖上两处淤青破皮,并没什么大碍,又拉了拉她的手臂,曲伸了一下双腿,才转身对交警说:“应该没什么,我会让人送她去医院检查的。”
侧侧轻寒小说全集 作者
捡到一条龙 侧侧轻寒
光芒纪 侧侧轻寒
情迷北宋之北落师门 侧侧轻寒
簪中录 侧侧轻寒
千颜 侧侧轻寒
流光之年 侧侧轻寒
北落师门 侧侧轻寒
乱桃花/桃花乱 侧侧轻寒
桃花乱 侧侧轻寒
青簪行 侧侧轻寒
桃花尽处起长歌 侧侧轻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