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宋宫词小说 大宋宫词电视剧免费观看 刘涛周渝民

 《大宋宫词》是由李少红执导,刘涛、周渝民领衔主演,归亚蕾、赵文瑄主演的古装剧。
该剧以刘娥和赵恒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以“咸平之治”与“仁宗盛治”为历史背景,讲述了从公元985年到公元1033年间,北宋真宗时代,名臣、宗族及周边国家之间邦交,相互依存,相互牵制的故事 。
该剧将在爱奇艺、腾讯视频和优酷联合播出。赵匡胤时期留下的“金匮之盟”,引发了宋廷的皇权之争。刘娥(刘涛饰)本为蜀地孤女,战乱时与三皇子赵恒(周渝民饰)相识相恋。俩人历经秦王谋反,三子夺嫡,澶州之战,终于苦尽甘来。刘娥才能出众,处理政事时周谨恭密,深受赵恒的倚重和信任。赵恒接连失去几位皇子,皇位继承迫在眉睫,朝中大臣、宗族势力因各自的利益或相互争斗,或暗中结盟,大宋王朝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。赵恒驾崩时,仁宗幼弱,刘娥为完成先帝遗愿,垂帘听政主持朝局后,结束党争、兴修水利、创办福利,妥善解决周边各民族的纷争与不安,并大胆启用范仲淹、晏殊、苏洵等新式人才,为仁宗亲政后的四十余年“仁宗盛治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
演员表

刘涛 饰 刘娥

周渝民 饰 赵恒

归亚蕾[3] 饰 萧太后

赵文瑄[3] 饰 赵廷美

潘一祎[4] 饰 凌阳公主

梁冠华 饰 寇准
《大宋宫词》拍摄历经六个多月,耗时192天 [5] ,辗转象山、横店、开封三地。 [6] 象山改景搭建70多个场景,建造“大宋建筑群”占地30亩,2万多平方米。为了重现大宋盛世美景,摄制组美术和置景部门,使用多个摄影棚,搭建了春鸾阁、渡云轩、御书房、襄王府、文德殿、皇宫太庙、司天鉴、大清书院、皇陵地宫等70多个场景,生动地再现了大宋王朝的盛世辉煌。同时内部陈设从帷幔的颜色,隔扇的花纹,到古风的屏风,每一处景都颇为讲究,彰显着宋朝的韵味。
《大宋宫词》里谢园饰演了一位北宋天文学家。李少红称选择谢园出演,就是喜欢他的乐天派,喜欢和他合作,谢园总能让自己和角色浑然一体,一看他就是戏里的人。
窗外,夏日炎炎,知了藏在浓密的树叶间,歇斯底里地聒噪。
室内,几个孩子恹恹欲睡地趴在桌子上,厚厚的书本摇摇欲坠,却正好遮住了孩子们写满睡意的脸,只有两个小家伙支着脑袋,看似听得很认真,他们中,前面的孩子穿蓝衫,长得鼻直口方、虎目生威;坐在他后面的孩子穿黄衫,眉如远黛,秀目樱唇,如女孩般清纯妩媚。
此时,瘦骨嶙峋的陈学究摸着一把老长的花白胡子,摇头晃脑地念:“子曰:‘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;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’子曰:‘诲汝知之乎!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…’”
穿蓝衫的小男孩不屑地撇了撇嘴,不经意地把目光掠向窗外,看见在那边不远的空地上,几个人正在围着一匹白马指指点点。那匹白马长得骠肥体壮、精神抖擞,立刻吸引了小男孩的注意力,他想,要是我能骑在那匹马的背上,该多好啊。
这时,只见一个黑脸大汉把白马牵离人群,抓住白马脖子上的鬃毛,一个鹞子翻身,动作漂亮敏捷地跨在了马背上。众人齐声叫“好”,然而,“好”字没叫完,就看见那匹白马陡然前蹄离地,直立起来,那大汗尚没坐稳,就被白马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掀了个仰面朝天,大家的“好”字变成了异口同声的惊呼声。
“哈哈…”穿蓝衫的小男孩得意忘形,竟然拍着巴掌笑开了。
他后面那个黄衫小孩急忙扯他的衣服,可是,陈学究已经生气了。
陈学究先是怔了怔,接着,脸色一暗,眉头一紧,把课本狠狠地掼在桌子上,冲蓝衫男孩吼道:“赵匡胤!”
孩子们蓦然听到这一声吼,全都醒过神儿来,伸直了脖子,惊惶惶地看过来。
赵匡胤一愣,随即却面无愧色,泰然自若地站了起来,大声回答:“到!”
陈学究气坏了,他可是洛阳一带小有名气的学者,连七老八十的乡亲,也毕恭毕敬地尊称他一声“先生”,可赵匡胤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竟敢不拿他当回事儿,简直岂有此理!
“赵匡胤!背!《论语十则》!”陈学究气冲冲地命令道,如果赵匡胤背不上来,他就顺理成章地狠狠教训他一顿,这个无法无天、目中无人的赵匡胤,不是一次两次惹是生非了,早该好好管管了。
“…子曰:‘敏而好学,不耻下问,是以谓之文也’…咦?先生,那孔圣人被你说得无所不能,那他会骑马吗?”赵匡胤背着背着,突然间,脑际灵光一闪,指着窗外的白马问陈学究。
“孔圣人…应该会吧,他经常乘马车出游…”陈学究支吾地说。
“哈哈…乘马车能东征西战平天下吗?”赵匡胤大笑道,看陈学究气得发抖,他使劲儿忍住笑,又问:“那…孔圣人会舞刀弄剑、引弓射箭吗?”
“这…他看别人舞刀弄剑、引弓射箭…”陈学究窘态百出。
哈哈…孔夫子能文不能武,既然如此,又怎称得上‘无所不能?’难道大兵压境,他对着敌兵口念‘之乎者也’就能退兵?我看,纸上谈兵还差不多…“赵匡胤彻底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,其他小孩也跟着轰堂大笑。
这还了得、这还了得!
陈学究气得翻白眼,吹胡子瞪眼睛,就是无话可说。
这时,就听不知谁叫了一声:“看!那匹马!”
大家闻声望向窗外,只见那匹白马仰天长啸,前掀后蹶,又一次把一个骑在它背上的人摔了下来。
赵匡胤立刻就顾不得和陈学究探讨孔老夫子的事了,急三火四地跑出了门,他太喜欢那匹白马了,他要试试,能不能驯服它。
赵匡胤这一跑,那些个贪玩好耍的小孩全都一哄而起,跟着涌到了屋外的空地上。
陈学究气得发昏,可他最后,也跟在小孩们的身后,走出了屋子。

一(2)
到现在,白马已经成功地摔下两个彪形大汉,很得意地站在那里,愈发昂首挺胸。
这时,一个军士模样的人站了出来,大模大样地走到白马跟前,说:“骑马?还得我们这些官兵来骑给大家看看…”说着,已经动作潇洒地跃上了马背。
白马先是站着不动,很乖顺的样子。那个军士就显摆起来,双腿一夹马肚,喊:“驾!”
那匹白马闻声,没有甩开四蹄奔跑,反而猛然间四腿一屈,身子一侧,就地打了个滚儿,要不是那个军士身手还算敏捷躲开了,差点儿就被那白马给压辗而死,看着他灰头土脸的样子,在场的人们,包括陈学究都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。
“这匹胡马性子太烈了,非常人所能驾驭!”军士狼狈地退回到人群中。
“贺敏,你信不信,我能驾驭它!”赵匡胤对身边的黄衫小孩说。
“你?”贺敏上上下下看他,以为他在说梦话。
“对,我,你瞧好了!”说着,赵匡胤走到了白马身边,可他站在那里,刚有马腿高,能不能骑上马背还是个问题呢。
“公子,快快退下,别让马给踢着!”家丁赶紧过来拉他。
好个赵匡胤,只见他推开家丁,退后几步,往前一段助跑,靠近白马身侧时,猛然弹跳起来,同时,他抓住白马的鬃毛顺势一翻,竟然稳稳地坐在了马背上!
大家看呆了,然而,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那白马好象认人似的,居然一动不动,神态安祥!
大家都看傻了眼。
赵匡胤抓着缰绳,一抖,那白马慢慢踱起步来,丝毫没有了刚才的桀骜不驯。
大家正在惊叹不已,突然间,那白马长嘶一声,撒开四蹄,英姿飒爽地围着那块空地跑了起来!而赵匡胤小小的身体,紧紧伏在马背上,跟粘在上面似的,随着马的疾驰,而闪成了一片光影!
当白马再次绕到陈学究面前时,身子一耸,豪气冲天地抬起前蹄立着长嘶了一声,当即吓得陈学究面如土色,失魂落魄,惨叫了一声扑倒在地!
“反了、反了!赵匡胤,你竟敢纵马伤人!”陈学究哆哆嗦嗦地指着赵匡胤骂道:“你给我听着,从现在开始,你再休想踏进我学堂半步!”
赵匡胤闻言,一收缰绳,那白马立刻乖乖地停了下来,呵,这白马还真和我心意相通呢,想着,赵匡胤心花怒放,根本就不在意陈学究的叫嚣了,他不以为然地冲陈学究说:“与其学那孔夫子只会纸上谈兵,不如学历代帝王信马由缰、征战沙场、建功立业!”
匡胤这话一出口,全场静悄悄的,大家看着马背上神色凝重的蓝衫小孩,不由暗暗称奇,有志不在年高,这话不假。
陈学究可不这么想,他气呼呼又呲牙咧嘴地冲着赵家家丁和护卫们叫:“去!把你们家老爷叫来!我要告诉他,赵匡胤无心读书,又目无尊长,还肆意贬损先贤,竟然还敢纵马伤人!我、我是教不好了,让他另找高人!哎哟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