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你这么做兄弟的么。”蒋牧尘有点郁闷。

厉漠北禁不住失笑,抬手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调头回去。

陆楠已经进门了。

蒋牧尘瞥他一眼,发动车子慢慢倒车出去。

——

陆楠上楼把行李放下,回头看了一眼跟过来的陆桉,无声的冲楼下努了努嘴。

“我早上跟高中同学唱k去了,不知道什么情况。”陆桉的嗓音压的很低,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。“我就不下去了,你悠着点,别把爸妈气出病来。”

陆楠皱眉,抓起枕头就砸了过去。“你到底是我哥还是厉漠北他哥。”

“我在为民除害。”陆桉左躲右闪,避开她砸过来的枕头,闪身回房。

“胳膊肘子往外拐!”陆楠气不过的骂了一句,整理好情绪,垂头丧气的下楼。

爸妈都在客厅看电视,陆楠坐过去,垂着脑袋拿了只橘子剥开。

“他之前来过家里很多次,我跟你妈都以为是你的同事,也没多想。”陆国华喝了口茶,严肃认真的望着她。“爸爸不管你交什么样的男朋友,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,站什么位置就看什么风景,手伸的长了,抓住大树固然好,抓到荆棘有你疼的。”

陆楠把整个橘子塞进嘴里,搓了搓手,嗓音含糊的回话。“你俩要是不同意,我就跟他分手。”

毫无诚意的口气。

“我们没这个意思。”陆国华眯了眯眼,烦闷抽烟。“爸爸希望你够优秀,这样才能跟大树比肩,才不会被人瞧低。”

没这个意思?陆楠听的有些糊涂,仔细琢磨了一阵,狐疑问道:“你是不是想让我带他来家里,让你俩好好观察,然后不想我太早结婚?”

陆楠问完特别的紧张,既希望爸爸点头,又希望爸爸摇头。

跟厉漠北已经登记的事她没说,陆桉也严守秘密没有透露分毫。可厉漠北真来了,爸妈势必要见许音华和厉永新,如此一来,就是想瞒怕是都瞒不住,还不如直接反对。

“我跟你爸合计了下,觉得还是让小厉来一趟,我们给你把把关,至于他家那边,不着急见。”汪宜琴随手给了她一只橘子。“谈恋爱又不是一谈就能结婚,你也别太紧张。”

陆楠松了口气,后背不知何时出了层汗。“那我一会给他打电话。”

“让他中午来吧,我跟你妈要是满意就留他吃饭,不满意,你自己也仔细考虑考虑。”陆国华说着,弯腰拿起电视遥控,心不在焉的看春晚重播。

陆楠干笑几声,起身上楼去给厉漠北打电话。刚挂断,窦晗的电话打过来,约她晚上一块出去聚聚。

问了下都有那些人,得知就她跟叶子,顿时爽快答应下来。把手机揣进外套的口袋,陆楠开门出去,敲了敲陆桉的房门推门入内。

关上门,陆楠也不进去,而是倚着门板,双手防备环起,眯着眼睨他。“爸妈的态度怎么忽然变了?”

“初二那天,姓康的父女俩登门道歉,老头子一点好脸色都没给,架子摆的可足了。”陆桉摆弄着桌上的骨骼模型,波澜不兴的语气。“厉漠北那边,要是还出这种狗屁倒灶的事,我坚决不同意你还跟他在一起。”

“刚才谁说为民除害来着?”陆楠丢给他一对白眼,转身开门出去。

康茹馨父女俩竟然上门道歉?陆楠抿了抿唇,想起在西江厉漠北打的两个电话,心底的紧张又散了些。

他沉稳可靠,谈吐有度,举止得体,爸妈应该不会太为难才是。

下楼经过客厅,听到厨房里传来妈妈剁骨头的声音,陆楠抿了下唇,转头过去帮忙。

不管留不留厉漠北吃饭,他们都是要吃的。

系上围裙,陆楠旁敲侧击的问汪宜琴,她对厉漠北印象怎么样。

“看得出是个不错的孩子,我跟你爸主要是担心他家里。”汪宜琴摇头。“许主任为人不错,但事关自己的儿子,看你肯定会诸多挑剔,妈妈舍不得你受委屈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”陆楠烦闷的鼓了鼓腮帮子,沉默下去。

忙到十一点半,厉漠北来电话,陆楠接通说了句“马上来”,旋即摘掉围裙,快步出去开院门。

“我给爸妈带了些礼物。”厉漠北往客厅瞄了眼,压低嗓音耳语。“他们什么意见?”

“留你吃饭算是同意,不留,过了初八我们去办手续。”陆楠耸肩。“我爸很固执,你自己看着办,我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“就知道你狠心。”厉漠北佯装不悦。“你是不是想再甩我一次?”

陆楠默了默,伸手去接他手上的东西。

厉漠北眼底浮起无奈,只一瞬旋即平复下去,微微扬起唇角。

他怎么可能会让她再甩自己一次。

进客厅坐下,陆楠丢下他不管,自顾回厨房帮妈妈准备午饭。厉漠北好气又好笑,把礼物放到茶几上,客客气气的跟陆国华打招呼。

“跟陆楠交往多久了?”陆国华对他的印象不差,又跟许老做了几十年的邻居,所以并没摆什么架子。

“半年。”厉漠北一点都不拘谨,四平八稳的语气。“之前闹过一些矛盾,所以没好意思告知我跟她在交往的事,望伯父见谅。”

陆国华瞥他一眼,伸手把果盘推过去。“陆楠性子固执,而且脾气也不太好,你若是没有结婚的打算,我是决计不同意你们交往的。”

“有打算,但是一切要看她怎么想,她说她要考博,我很支持。”厉漠北应对自如。

“你年纪不小了,你爸妈难道一点都不着急。”陆国华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,只是看他的眼神变了变。

厉漠北沉吟片刻,平静的把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。

先登记结婚,如果陆楠不愿意,他也不会勉强她必须走办婚礼这个形式。

而且婚后他们都在北京定居,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这边,基本不会有婆媳矛盾。就算将来要小孩,也有保姆和月嫂,不可能会麻烦到两边家长。

把所有他担心的问题讲清楚,厉漠北心想,这顿饭总得留自己吃了吧。谁知陆国华只是点了点头,大手一挥,招呼陆楠送客。

Chapter 64 尾声

出了陆楠家的院子,厉漠北还有点回不过神。

他自认表现的还好,怎么就博取不了岳父的信任?抿了抿唇,硬拉着陆楠上了车,蹙眉睨她。“你爸好像很不满意。”

陆楠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情绪低落下去,疲惫的靠着椅背发呆。

厉漠北见她难过,眸光沉了沉,俯身过去轻吻她的唇角。“没关系,这次不留,下次肯定会留。”

“你还想有下次?”陆楠有点郁闷。“你俩聊什么了?”

厉漠北简单复述了下刚才跟陆国华的聊天内容,感觉特别费解。“我没说错什么吧。”

陆楠皱了皱眉,伸手将他推开,无奈的口吻。“将心比心,阿姨看不上我,我爸看不上你也无可厚非。”

厉漠北一愣,回过味来顿时笑了。“相信我,这点面子我一定会让他挣的足足的。”

语毕不等她反应,俯身亲了下她额头,安抚道:“安心回去吃饭,相信你老公。”

“别这么自信,我爸可没那么好说话。”陆楠见他神色轻松,伸手抱了抱他,开门下去。

厉漠北坐在车里,等着她把院门关了,这才发动车子倒车出去。

陆楠进了客厅,什么都不问,神色如常的去厨房吧饭菜端到餐厅,招呼陆桉下来吃饭。

席间陆国华不提,陆楠识趣的当厉漠北来过的事不存在,吃完收拾干净,乖乖上楼午睡。

虽然厉漠北说让她什么都不要想,可怎么能不想?

这件事不解决清楚,始终是梗在她心头的刺。睡到下午起来,爸妈还是没有要跟她谈为什么不留厉漠北吃饭,陆楠略抓狂,吃过晚饭便打车去了市里。

叶子在煌家认识的一个姐们的化妆品代理店开张,她这次过来,是专门来道贺的。

到钱柜下了车,陆楠给厉漠北发了条短信,心事重重的上楼。窦晗和叶子已经唱了半个小时,酒也喝了不少。

陆楠坐下,自己开了一支啤酒,闷头喝起来。许老过世之前,本想约窦晗陪自己喝一场,一晃眼年都要过完了才喝上。

她跟叶子有心事是因为男人,窦晗也有,不过是为了房子。跟沈澈登记结婚,买房子的事情免不了要提上议程,关于全款还是按揭,闹的不是太愉快。

能用钱解决的事,真的不是事,至少比陆楠遇到的难题容易解决多了。

“他爸妈不好说话么?”陆楠同情的拍拍她。“所以你不想跟他们一块住?”

“也不是不好说话,而是我想再过两年二人世界,有老人跟着住,总归不方便。”窦晗苦笑。“你也知道,我国大部分中老年妇女,生平最热衷于两件事:催婚、催生。”

陆楠忍俊不禁,丢给她一个我懂的眼神,拿起手机,低头解开手机锁。“付首付缺多少,我借你。老厉过年给了我一大笔压岁钱,正好我暂时用不上。”

“楠哥,你在西江的时候,老厉也在吧?”叶子暧昧的冲窦晗眨了眨眼,扑过去将她摁到沙发调戏。“说说,开荤什么感觉,一个星期啊,你俩也是够激烈的。”

“咳咳…”陆楠大囧,耐不住痒,只好举双手求饶。

窦晗让叶子闹的也忘了不开心的事,迅速加入逼供的队伍。

陆楠让她俩逼的没招了,老实坦白。“没比较过,所以不知道技术好不好,除去第一次不太顺利,剩下的感觉都很完美。”

“我去,老厉真是个奇葩。”叶子放开她,兴致盎然的跟她说在煌家的见闻。

陆楠跟窦晗听的津津有味,结果她冷不丁来了句:“男人大多数时候是管不住下半身的,尤其是开过荤的男人。”

“蒋先生属于哪一种?”窦晗忍不住问。

“不清楚,但他没在煌家叫过人。”叶子耸肩。“会所的姐们都教我,任何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,看着完美的男人背后,说不定血腥又残暴,又或者器小有隐疾,不能光看脸就栽进去。”

陆楠和窦晗相视一笑,突然把她摁倒,逼问她到底有没有睡过蒋牧尘。

叶子不住求饶,不过一直否认。

闹了一场,又接着喝酒唱歌,散的时候三个人都醉的不成样子。

勾肩搭背的从楼上下来,陆楠看到厉漠北等在门外,迷蒙的眨了眨眼,脚步虚浮的过去把他抱住。留意到沈澈和蒋牧尘也在,脑子里有片刻清醒,下一瞬又变得糊涂。

跟着厉漠北上了车,陆楠歪在副驾座上,一直嚷嚷着要送叶子去酒店,不能让她跟蒋牧尘在一起。

“是她给牧尘打的电话。”厉漠北头疼的看她一眼,不断提高车速。

陆楠“哦”了一声,醉醺醺的闭上眼,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话听进去。

厉漠北拧着眉,把车开回东城别墅,深深后悔让她独自去喝酒。

陆楠下了车,等他靠近过来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衣领,骤然将他拉得俯下身来,不等他说话便堵住他的嘴。

厉漠北好气又好笑,单手扣紧她的腰,吻了一会,弯腰将她抱进客厅。

陆楠被他放到沙发上,手臂挥了挥,又抓着他的领口不放。“喝水。”

“乖乖躺着别动。”厉漠北掰开她的手,倾身从茶几上把矿泉水拿过来,拧开喂她。“以后不许喝这么多酒。”

陆楠喝了水,不怎么情愿的“嗯”了一声,脑袋晃来晃去的往他身上蹭。“头疼。”

“头疼还喝这么多。”厉漠北皱眉,脸色不悦的将她抱起来,大步上楼。

陆楠刚进洗手间就吐了,弄了厉漠北一身。

厉漠北依稀拧紧眉头,给浴缸放了水,回头把两人身上的衣服脱去。

陆楠身子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,手还特别的不老实。又吐了几次总算消停下来,厉漠北把她放进浴缸,回头冲干净地板,把脏衣服丢进洗衣机,又折回去给她洗脸洗澡。

“厉漠北…”陆楠眯着眼,迷迷糊糊的抓住他的手。“我想咬你。”

厉漠北还没说话,虎口的位置顿时传来一阵剧痛,垂在手背上方的脑袋跟吸血鬼僵尸似的,还不停的晃来晃去。

抿了抿唇,恍惚想起上回在北京,她好像没这次醉的厉害,不由的心疼。

中午岳父没留他吃饭,她肯定又想多了。年纪不大,心思一堆一堆的,也不嫌累。而且,她是真的不信任他,从西江回来这一路他就看出来了。

这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改。

陆楠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用了多大劲,咬了一会松开,又摇摇晃晃的滑进水里。

厉漠北瞟一眼渗出血丝的牙印,绷着脸把她捞出来,扯下浴巾胡乱裹了一圈,抱她回卧室。

陆楠脑子里全是浆糊,倒进床里哼了哼,难受的闭紧双眼。喝太多了,脑袋一阵阵的疼,胃里也烧的慌。

厉漠北陪着她一块躺下,温柔的将她锁在自己胸前,眉头却皱的死紧。

本以为在西江的几天,她已经向自己彻底敞开了心扉,原来还是没有。在她的心里,他所占的位置,小的似乎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
陆楠喝醉太能闹了,半夜把他踢下床不算,还让他去隔壁睡。

折腾到凌晨三点,她估计是闹的累了,这才沉沉睡过去。

厉漠北揉着额角重新躺下,墨色的眉峰在暖黄的光线下,不住压低。

以后坚决不能让她沾酒,一滴都不行。

陆楠醒来已经日上三竿,卧室里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,脑袋疼的像似要炸开一般。

上次喝醉她就警告过自己,不许再犯那样的错误,没想到还是控制不住,喝着喝着就喝多了。

坐起来看了一圈不见厉漠北,陆楠略觉失望,难受掀开被子下床,昏头昏脑的去晃去洗漱。

这边还留着她的洗漱用具,拿起牙刷挤了些牙膏上去,睁了好几次眼都觉得难受,索性闭着刷牙。过了一会,感觉到厉漠北进来,下意识睁开眼,尴尬的冲他笑。“早。”

厉漠北点点头,径自走到她身后将她抱住,下巴搁到她肩膀上厮磨。“不疯了,嗯?”
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陆楠脸色爆红,低头避开他透过镜子投射过来的玩味眼神。“也不记得自己昨晚做了什么。”

“当真?”厉漠北偏头亲吻她的耳朵,温热的唇瓣渐渐下移,手也没闲着,扯开她身上的浴巾丢到一旁。“你嘟嘟囔囔一晚上,现在给你。”

陆楠轻颤了下,拿起牙刷继续刷牙。

这个骗子,她才没说这事。她喝多了是事实,但没喝断片,真当她什么都记不住啊。可谎话已经出口,想收回来似乎有点难。

而且,她低估了厉漠北的执着程度,被他摁到洗手台上的时候,某种深藏心底的隐秘渴望,似乎也在一瞬间被他点燃…

早餐自然没能及时吃上,陆楠累的头晕目眩,进了书房就躺到落地窗前的美人榻上不想起来。

窗外阳光正好,静谧别致的庭院,一览无余。

懒洋洋的晒了会太阳,厉漠北把早餐端上来,陆楠耍赖要他喂。吃了一口粥,留意到他左手的虎口有伤,而且很像牙印,顿时尴尬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。

“打算怎么补偿我?”厉漠北忍着笑,故意把手伸过去,方便她看得更直观。“下嘴怪狠的。”

陆楠吞了吞口水,佯装镇定的抬起头。“你想要什么补偿?”

“想好了告诉你。”厉漠北意味深长的看了她片刻,把粥递过去,拿起自己的那碗,慢条斯理的吃起来。

他的眼神太那啥了,陆楠直觉他的要求会很羞耻,抿了抿唇,老老实实自己吃。

吃完在楼上又歇了会,不见厉漠北上来,陆楠回卧室换上套加厚的家居服,下楼去院子里找他。

别墅每周都有园丁过来打理,一些常绿的盆栽都照顾的非常好,围墙的蔷薇花枝也才修过没多久,不知道他在忙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