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竟,想找个协议结婚,不能有感情还要过夫妻生活,并且身家清白的女孩,还是有点难度的。

而陆楠,她符合所有的条件。最开始的通话,她甚至比他还要冷静几分。

她说:我的要求只有一条,钱。

余光见她的脸似乎都跟着红起来,厉漠北眼中光芒乍现,忽而玩味的笑了。

他不报任何希望的婚姻生活,似乎在往一个很有趣的方向发展,让他无端端的生出期待。

期待周五她的表现,是否如她的嘴那般,身经百战。

陆楠始终没看他,图纸修完,衬衫的后背不知何时湿了大半。

其实承认也没什么,好歹算知根知底。她也搞不懂自己,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他知道,她曾跟他做过几年的邻居,曾无数次的想要进他家的别墅。

那个信箱的暗格设计的非常精巧,她第一次打开后,特别特别开心,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要去探险的激动。

只是,她一次都没有打开过那扇门。

每次开了暗格,她都只是把钥匙拿出来看看又放回去,然后爬到自己家的围墙上,隔着一墙的蔷薇,羡慕的看着那栋奢华大气的别墅。

“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。”正走神,厉漠北忽的出声,害陆楠吓了一跳。

眯起眼瞄了妙屏幕右下角的时间,陆楠利索的把图纸保存好,合上笔记本电脑。“我这边修完了,什么时候送去晒?”

“不急,晚上一起核对下。”厉漠北活动了下脖子,看到她湿哒哒的后背,目光闪了闪。“你热出汗了。”

陆楠脊背僵了下,偏头冲他扬起笑脸。“看到您就会下意识的觉得热,很热。”

说着,她故意抛了个媚眼,表情生动。

厉漠北随意将手抄进裤兜里,漫不经心的逼近过去,看她的目光,更加的意味深长,嘴边浮起一抹几不可见的轻笑。

虚张声势…多久没想起来的词了,她倒是演绎得入木三分。

“去换套衣服,适当的修饰仪容,对别人也是一种尊重。”厉漠北缓缓低下头,贴着她的耳朵不疾不徐的说完,径自从她身边越过去,开门进了洗手间。

陆楠愣在原地,反应过来自己被他看穿了,旋即磨了磨牙,昂着头开门出去。

换了套衣服,陆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有些忿忿的开始化妆。

脖子特别的热,厉漠北什么都没做,可他气息喷过来的灼烫感觉,却弥久不散。

陆楠忽然特别的讨厌过周末。

吃饭的地方离酒店不远,进了包厢,文物管理局的几位领导还没到。胡松过来跟厉漠北简单介绍了下,都有哪些人要来,尔后笑着跟陆楠打招呼。

陆楠回了个笑脸给他,下一瞬,厉漠北的手臂就搭在了她身后的椅背上,很暧昧的一个动作。

胡松有些意外,转念一想,这两天大家都很累,查资料、联系专家、开会讨论一直都没停过。问题总算解决,随意一些也正常,也就释然了。

说了会话,胡松见时间差不多,下楼去接人。

他一走,包厢里的气氛便有些不对了。

厉漠北慵懒的靠在椅背上,好整以暇的打量着陆楠的侧脸,目光幽深莫测。

她化了淡妆,从他的角度望过去,刚好能看到她眉尾根根分明的眉毛,和粉润饱满的唇。刚才她笑的那一下,嘴角的梨涡深深,意外流露出让人心猿意马的诱惑风情。

他看得专注,目光里透露出某种特别直白的信息。

陆楠就是根木头,也感觉到了他的用意,回头对上他的视线,脸上的笑隐约多了一抹咬牙切齿的意味。“先生,您是在邀请我提前回酒店么。”

Chapter 5

厉漠北倏地笑了,不是一贯温和的嗓音,沉沉的哑哑的,只是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揶揄。“陆楠,我不介意提醒你一下,我们是夫妻。”

所以他看她是光明正大的,对她有想法也没什么不对。

“先生忘了加上定语。”陆楠眼神亮晶晶的望着他,忽而凑过去,学他在客房里的样子,不疾不徐的往他的脖子上吐气,咬牙切齿的更正。“周末夫妻。”

厉漠北眸光沉了沉,垂下眼帘,饶有兴味的盯着她的脸。

陆楠保持着倾身的姿势,微微仰着头,没有躲避他充满审视的目光。

拿夫妻两个字刺她,实在是不疼不痒。

气氛有片刻微妙。陆楠意识到不对劲,他已经坐直起来,手臂虚揽着她的肩膀,形成一个环抱的姿势,在她耳边轻笑低语。“协议说一周一次,可没说具体哪天,何况…”

话说到一半,包厢的房门被人推开。

厉漠北自然而然的收回自己的手,翩然起身相迎。仿佛刚才陆楠耳边说话的暧昧动作,不过是因为他要起身才造成的,不具有任何的含义。

陆楠也站了起来,后背有些潮。他抽离的一瞬间,让她明白了一件事,在口头上跟他较劲,简直是不断的给自己挖坑。

相互介绍认识一番,一行人坐下来,点了菜就开始谈工作。陆楠偶尔插上一句,其他的时间都安静的坐着。

这样的应酬,她只是背景板。

厉漠北跟来的几位领导似乎很熟,说完正事,余光瞄了眼陆楠,随意慵懒的靠到椅背上,又将手搭了过去。

其他人见状,不由的开起玩笑。“厉总今天可得陪我们几个老家伙多喝几杯,胡工也是,至于陆工,美女有特权,可以不用喝。”

“好说。”厉漠北也笑,嗓音温温和和。

陆楠听的不是滋味,脸上的笑容到是没变过。说是应酬,实际上是问题解决了,凑一起吃个便饭,谁都没有要多喝的意思。

席间,厉漠北很给面子的抿了两口,再没碰过酒杯。

散席下楼,陆楠去停车场拿车,胡松跟厉漠北陪着那几位领导站在饭店门口,似乎又说起工作的事。

陆楠拿了车开过来,不见胡松和那些领导,也没多问。等厉漠北上了车,随即掉头往酒店的方向开。

厉漠北靠着椅背,浅浅的闭着眼,脸上露出浓浓的倦意。

陆楠跟他没什么话好说,沉默着把车开到酒店门外把他放下,尔后去停了车,拿着车钥匙慢慢往回走。

厉漠北站在酒店门前的雨棚下,浅橘色的led筒灯灯光从天棚洒落下来,那张轮廓分明的脸,在光影的作用下,线条愈发的深邃。

陆楠漫不经心的把目光投向别处,上前客气的把车钥匙还给他,转身迈入大堂。

“等等…”厉漠北出声叫住她,抬手指了指对面的超市。“陪我去买牙膏。”

陆楠回头,顺着他的指尖望过去,视线定格在华润万家的招牌上,兴趣缺缺的扬起唇角。“同事不需要什么都陪。”

“是吗,那么我提的任何合理要求,你都不能反对这一条,是不是有点用。”厉漠北丢下话,施施然迈开长腿。

陆楠脸上的得意一下子被戳的支离破碎,不怎么情愿的跟上去。

进超市拿了推车,厉漠北目标明确的往日化区走。陆楠推着车慢悠悠跟在他身后,脸上的表情淡淡的,像个跟丈夫冷战的小媳妇。

走到摆放牙膏的货架前,厉漠北拿出手机接电话,不动声色的拉开了一些距离。

陆楠敏锐捕捉到他的意图,扯了扯唇角,识趣的往后退开,无聊拿出自己的手机玩游戏。

她没什么要买的,也不愿意占他的便宜。

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定义她和厉漠北的关系,这个词是床伴而不是夫妻。

他需要一个听话的结婚对象,只在周末应付他的父母,解决他的生理需要,而她需要的是钱。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,签下协议的那一刻,就不存在任何幻想的空间。

只是她仍虔诚的捧着自己卖了个好价钱的自尊,像捧着一只易碎的瓷瓶。只有在约定的日期里,才肯心甘情愿的奉上,让他碾碎成泥。

很长一段时间过去,游戏里所有的道具已经用完,那一关没过,而厉漠北还在接电话。陆楠实在无聊,只好挨个品牌看那些牙膏,仔细的把原料表、产地、功效看遍。

厉漠北打完了那通电话,拿着手机慢悠悠的走回来,从货架上拿了一盒白药牙膏丢进推车,一言不发的往收银台走。

陆楠反应过来,推着推车不紧不慢的跟着。

到了收银台,厉漠北从货架上随手拿了一盒冈本,回头看陆楠,体贴入微的语气。“你喜欢哪个牌子?有没有特别的需要,例如波点,超薄、香味?”

陆楠抬了抬眼皮,视线在他手中的冈本上定格一秒,双手撑着推车微微俯下身,色气满满的笑了。“先生的尺寸堪忧。”

厉漠北低头,视线在手中的盒子上打了转,自然而然的放回去,重新拿了一盒。

陆楠小胜一回,脸上的得意丝毫不加以掩饰。“小心中途脱了。”

厉漠北没搭理她,弯腰从推车里把牙膏拿出来,跟冈本一起放到收银台上。

“80块5毛。”收银员扫了条码,顺口问了一句。“要不要袋子。”

厉漠北摇头,手在裤子口袋里掏了半天,发现没带钱,只好把陆楠叫过来。“帮我付下账。”

陆楠目光玩味,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一遍,打开包拿了张一百的递过去。“回头记得还我。”

收银员看看收银台的冈本,又看看脸色黑成墨汁的厉漠北,想问有没有会员卡的话,硬生生卡在喉咙里。

从华润出来,陆楠落后厉漠北几步,高高的翘起唇角,一双眼弯成了月牙。

大概是在超市被削了面子,厉漠北进了房间后,没再拿话刺陆楠,还了钱就一本正经的跟她讨论图纸。

忙到半夜,确认所有的图纸都没问题,陆楠保存好就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回了隔壁。

迷迷糊糊睡了几个小时,陆楠听到敲门声响起,知道是厉漠北,立即用最快的速度洗漱穿衣。

上床那点事他怎么刺她都不在乎,工作上绝对不行。她不想让人质疑她的能力,质疑盛教授在这方面的权威。

开门出去,厉漠北正拿着手机跟人讲电话,陆楠接过他递来的车钥匙,抬脚往电梯厅走。

去停车场把车开出来,厉漠北的电话已经打完,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。

车子开出去好远,他眉间拢着的阴霾还没散。

“厉总,您的脸色很不好,要不我掉头送您回去休息?”陆楠说的随意,也做好了被他刺的准备,结果却听他说:“一年,一年后办理离婚手续,钱不用退我。”

协议是自愿签的,双方都有提出修改的权利,这点毋庸置疑。而他的提议很明显是让她占便宜,陆楠自是欣然应允。

厉漠北没有忽略脸上她脸上不加以掩饰的开心,冷冷的泼了盆凉水过去。“这一条协议更改,其他的会跟着相应调整,例如…”

他顿了顿,视线瞟过她的胸口。“某些我应享的福利。”

陆楠心里边高兴,脸上的笑容灿烂的简直过分。“见过牛累死,还没见过田被犁坏,先生见过?”

厉漠北结结实实的被噎到,看她跟中了头奖似的,就差没跳下车三呼万岁,不禁失笑,只是笑的很冷。“陆楠,你或许可以试试。”

陆楠偏头,飞快的扫了他一眼,惊见他眼底的阴沉难辨的漆黑。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自己踩了所有男人都忌讳的雷区。可是话已经出口,收也收不回来了。

厉漠北的目光一直笼罩在她身上,唇边的冷笑始终不退。

陆楠的犟劲上来,也笑了。“一周一次,先生如果能一次一周,试试也无妨。”

厉漠北唇边的冷笑变了变,透出几分阴森。

陆楠假装没注意到,一路上都心情很好的翘着唇角。

到了工地,工人们正在吃早餐。厉漠北看过赶制出来的构件,又试着卯上去,确认没什么问题,招呼陆楠去已经开放的正殿那边吃素餐。

陆楠之前没来过c市,到这边一整天不是在酒店打转,就是在工地琢磨做错的构件,都没好好瞧过这佛寺到底叫什么名。

跟着厉漠北从工地出来,穿过几重佛院到了正殿下方,才知道这边是当地著名的旅游胜地之一——佛光寺。

她听盛教授说过这座佛寺的详细历史,知道这有家味道非常不错的素食馆,叫素味斋。

进了店,陆楠透过木质的雕花窗格望出去,发现这店一侧靠着佛光寺,另外一侧依着森林公园,心里隐隐感觉价格恐怕不会低。

要了临窗的位置坐下,陆楠看了看菜单,脸上浮起揶揄的笑。“没想到先生还是素食者。”

厉漠北点了几样东西,抬起头,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上,缓缓浮起似笑非笑的表情。“先吃点小菜开胃,正餐在周五。”

Chapter 6

陆楠没接他的话茬,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拧巴的人,几番交锋下来,却忽然没了任何斗志。

厉漠北说了那一句之后,就那么一直盯着她看,脸上的表情没太多变化,眼底漆黑沉静。

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姿态,没有嘲讽、没有得意。他整个人都是平和愉悦的,修长干净的五指微微曲着,很随意的搭在桌子上轻叩,仿佛逗弄了自己的宠物后,心满意足的那种舒爽。

陆楠在他无声无息的沉静目光里,捏着菜单的拇指指甲周围,浅浅的白了一圈。

她在他眼里,是那只被逗弄了的宠物。

这样的认知很讽刺。陆楠没问过叶子,是怎么跟那位蒋先生解释自己的境况,也不打算问。第一次跟厉漠北通话,是叶子告诉自己,有人愿意帮忙的那天天亮以后。

她在天台吹了一夜的风,开口的时候嘴巴都木的。而他似乎才睡醒,慵懒的语调温温和和。“钱没有问题,我在出差,回去之后见一面,彼此满意就把协议签了,然后去领证。”

那一刻,其实双方的姿态是对等的。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。只是他的心态要远远好过她,无论是讨论床事还是面对她,出发点都是交易的角度。

而她却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了,把自己放到了一个很低很低的位置,像个被迫卖身的怨妇,像小时候那样,习惯性的仰望着他。

想通了这些,陆楠一瞬间变得轻松,有种豁出去的坦然。

陆楠的态度在改变,厉漠北亦然。

陆楠很好强,却又充满了矛盾。她抗拒彼此的关系,但又不避讳跟他谈床事,并且压根不知道她不是在*而是在呛声,说明她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经验。

第一次直白的问她有没有c,出发点是交易,再后来,这种感觉似乎发生了变质,也不否认逗她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,然而他的理智一直不断的提醒他,会上瘾。

爱情在他的认知里是最累赘的一种情感,也抗拒那种为了一个人,失去所有理智的行径。发现自己的想法动摇的那一刻,感受非常的不好。

对于这种微妙的心理改变,两人难得的很有默契,无论工作还是私底下,都如同平常同事那般相处,再没提过工作以外的事。

陆楠偶尔分神,也会好奇,优秀如他为什么会花大价钱结婚,为什么协议的日期从三年到一年。

只是这种念头冒出的次数很少,她始终当他是陌生人,一个即将跟她上床的陌生人。

虽然心态摆正过来,陆楠对过周末依旧兴致不高,若不是胡松提醒,她都忘了已经到周五。走出工地,胡松接了个电话,又匆匆折回去,说是忘了什么东西。

陆楠还在纳闷,就被厉漠北塞进车子,直接出发回b市。

他的脸色非常的不好,隐隐透出某种看透人生的苍凉和寂寥。陆楠压下自己的好奇心,系好安全带就拿着手机玩游戏。

“我的父母要见你。”厉漠北主动开口,平和随意的语气,脸上的表情也是一贯的清冷。“他们会不会喜欢你不重要,不管他们说了什么,你只需要回答好就可以了。”

“明白。”陆楠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,视线落到挡风玻璃外。“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么?”

厉漠北摇头,继而沉默下去。

百多公里的路程,回到b市天刚刚黑透。车子没进市区,而是走三环直接去了西城市郊。

陆楠看着越来越熟悉的景致,整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,赶紧收了手机正襟危坐。

结婚的事家里并不知道,她也没想过要告诉父母,又不是正儿八经的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