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8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20 章

刘景犹豫,他担心一旦恢复人形,自身散发的气息,会让暗处的巫师觉察。

“算了,再向前探索探索,实在不行再说。”

刘景心有决定,一头扎进水底,尾巴一甩,化作一道利箭飞驰而去。

越向前游,水道越深,似乎要抵达水源了。

突然,狭窄的水流变得宽阔,宛若江水入海,一个巨大的水潭出现。

怪鱼噗的冲进水潭,顿觉周身冰冷无比,这潭水好似千年寒冰一般,冷的刺骨。

“嘶!”

刘景慌忙浮上水面,却见洞内漆黑一片,不知从哪吹来的冷风,嗖嗖嗖的如厉鬼嘶吼。

洞壁上影影绰绰,好似倒挂着神怪鬼魅,个个瞋目呲牙,啪嗒,好似鬼怪嘴里掉下了口涎,砸落在潭面。

刘景心头一惊,就要恢复人身,然而并未出现异动。

这时定睛仰望,哪里是鬼怪,原来是一个个倒插在石壁上的钟乳石。

奇形怪状的石柱,在黑暗中确实狰狞的犹如神怪鬼魅,而那啪嗒的口涎,亦不过是顺着钟乳石滑落的水滴。

这里只是个普通的钟乳石洞。

“不过,这潭水似乎有点奇特,过于冷了点。”

探明了环境,水中的寒气却越来越重,刘景的怪鱼身躯,已然变得僵硬起来,连尾巴都甩不动了。

甚至,潭水的寒气渗入了他的大脑,使得他的思维也沉重混沌起来。

“好沉啊。”

金红身躯沉向潭底,一动不动毫无挣扎,眼中的光渐渐被深潭的幽暗遮蔽。

“不好!”

眼见思维要沉沦,刘景心头闪过警觉,咧开怪鱼嘴巴用力吐出橐鼠袋与符剑锦囊。

两个黑影刚从水中飞出,没等落地,便见那幽暗的水底猛然爆出一片金红光芒。

哗!

一个颤抖的赤裸身躯从水中冲天而起,狼狈的砸到石壁上。

喀嚓,几个粗大的钟乳石被撞断,巨大的震响回荡在黑暗石洞里。

咕噜噜,水底泛起泡泡,一个恐怖的阴影被惊动了。

刘景并未发觉水下异象,他正哆嗦着身子扑到储物袋前,招出衣物。

“嘶,好冷,这水潭有问题啊。”

刘景的肉身可是经过了瑶池仙酿的洗炼,又修炼了一段时日的参同炼形法,用芽丹进一步强化了身躯。

以他这种强悍的肉身,竟然依旧被冻的发抖。

再加上怪鱼身躯时,那水中的寒气渗透到他的大脑,连他的思维都“冻僵”。

所以,这水潭绝对不简单!

套上衣服,运起芽丹滚过全身,终于驱散体内的寒气。

“呼~”

刘景深呼吸,随即从橐鼠袋中取出火折子。

火苗噗地燃起,黑暗的石洞终于有了光亮。

一个幽闭阴森的钟乳洞出现眼前,四周的黑暗彷佛恐怖的巨兽,裂开血盆大口喷吐着刺骨的寒气。

中央是个水潭,冒着诡异的寒气,水面却没一块冰。

刘景从水中冲出时荡起波纹,早已散去,静静的潭水像是一面深沉的青铜镜面,看的人心底发慌。

“没有出口?”

整个石洞竟然是完全封闭的,石壁上满是奇形怪状的钟乳石柱,像是一个满是倒刺的盆钵扣在寒潭上。

“看来要想出去,只能走这寒潭下的水道。”

一种很怪异的感觉,袭上刘景心头,却是说不出道不明。

似乎是黑暗中有目光在注视他,又像是有什么东西渗透到他体内,心底有些酥酥麻麻的。

挥动火折子打脸四周,入眼尽是各样的钟乳石。

“错觉?”

刘景走到寒潭边上,俯下身子,一手拿着火折子,一手探向潭水。

手指刚到水面上方四五寸的地方,刺骨寒意便从指尖一路渗入体内,刘景立即调动芽丹,方才驱散那股寒意。

“这潭水的寒气似乎更重了?”

刘景对这寒潭愈发好奇了。

“莫非里面藏有特殊的宝物?”

心思转动间,刘景的手指没入了水中。

“嘶~”

尽管早有准备,刘景依旧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大脑像是被细针狠狠扎了一下,痛的他浑身一抖。

连忙运起紫府芽丹,元宫法力,抵御这侵入身体的寒意。

“不行。”

没过一会儿,刘景便忍受不住了,连忙收回手指。

从橐鼠袋中取出个瓷瓶,用法力包裹住送入潭中,想看看这水离开寒潭,还有没有如此恐怖的寒意。

“咦?”

刘景本以为那瓷瓶触碰到水面,必定会被冻的出现裂纹,所以全神贯注的运转着法力,以保护瓷瓶。

同时亦做好了瓷瓶破裂的准备。

却没料到,瓷瓶落入水中,丝毫没有出现异样,就像掉入普通的水潭里,然后很轻松的盛了一小瓶水。

瓷瓶十分寻常,就是用来装普通丹药的小瓶。

连刘景这种强悍的肉身,都忍受不了潭水的寒意,这么个平凡的瓶子,竟然毫无损伤?

刘景干脆收回法力,任由那小瓶漂浮在水面。

几息过去,因为潭水流入了瓶口,小瓷瓶忽地在水上呲溜打转。

依旧连一丝裂纹都没出现。

刘景的疑惑简直要溢出瞳孔了,想了想,直接伸手去抓水中的小瓶。

与先前一样,手指入水,顿时寒气刺骨。

快速抄出装满水的瓷瓶,随后倾倒瓷瓶,将其中装的潭水倒向另一只手的手背。

哗啦啦,清澈的水流滑过。

刘景已经运气芽丹、法力,全神戒备,然而诡异的是,手背上没有传来丝毫的寒意,只有些许的凉意。

这才是正常的地下水潭的感觉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第198章 凶兽

刘景再次将瓷瓶丢入寒潭,装满水后再试,情况一样,丝毫未变。

“难道这水离开了水潭,便成了普通的地下水?”

“看来关键就在于这水潭了。”

忽然,刘景的目光落向手上的瓷瓶。

“为何这普普通通的瓷瓶,却能承受如此冰冷的寒气?”

刘景的瞳孔蓦然闪过灵光:

“除非,水潭的寒气对这小瓶没用。”

“其他东西呢?”

下一秒,储物袋中飞出更多的东西,有兽皮,有白骨,有木盒,有金银。

一一试过,这些东西全都不受寒意的影响。

刘景脑中的灵感愈来愈清晰,终于,脱口而出:

“这潭水的寒气,是对死物没影响,只对生灵有用!”

“潭底一定有东西!”

“如此神异的恐怖寒气,不知是天生灵物,还是某样遗落此地的法器。”

“甚至,是法宝?”

刘景心中激动起来,然而兴奋过后,却又涌起一股无力的焦急。

不管是什么,取不出来又有何用?!

“到底该怎么探索水底呢?”

一样灵物近在眼前,却取不走。

刘景站在潭水边上,琢磨了好久,愈发苦恼。

“实在不行,只能继续遗弃在这里,等日后想办法来取。”

“现在还是继续去寻找纳波巫师,先解决禹乔族的事吧。”

良久,刘景深深叹了口气,准备再次施展化鱼异能,变作怪鱼从水下通道离开石洞。

至于化作怪鱼,潜入水下去寻找那样灵物,想想之前的遭遇便知道,行不通。

之前他以怪鱼身躯冲入寒潭时,只过了十来息,便开始寒气侵体,思维僵硬。

而潭底不知有多深,水下的那样灵物又不知什么样,好不好取?

若是水很深,那东西很麻烦,刘景怕是根本没时间返回水面。

太冒险了,不值当。

再说,他进入这百窟山是为了纳波巫师,身怀要事,不是来寻宝的,不能顾此失彼。

正当刘景彻底放弃,准备换下衣物,施展化鱼异能时,突然,体内的四凶鼎震动了一下。

“有异兽?”

刘景心头一惊,火鸦瓶当即从橐鼠袋里飞落掌心,瓶口似有火烟窜动。

同时,符剑锦囊里的灵隐飞刀蓄势待发。

谁知四凶鼎震了一下后,就恢复沉寂,好似从未惊动。

但是刘景知道,四凶鼎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异动,这个石洞里定然有身具异兽血脉的东西。

呼,呼,阴冷的风从倒悬的钟乳石间吹过,啪,啪,一滴滴水珠滑下钟乳石,砸落在寒潭水面。

四周的黑暗中,似乎有恐怖的喘息。

“光线太暗,视野太窄了。”

刘景紧张的戒备着,脚步轻挪,缓缓退到石壁前。

唰,一柄月轮从锦囊里飞出,在石壁上呛的划出一个孔洞,飞旋一圈后返回锦囊。

刘景目光扫视着四周黑暗,以及那静悄悄的寒潭,头也不转,将手上的火折子插入石壁孔洞。

在此过程中,体内的四凶鼎没有异动,四周的黑暗也很平静。

微光闪动,映照着刘景忽明忽暗的脸庞。

刘景再次将瓷瓶丢入寒潭,装满水后再试,情况一样,丝毫未变。

“难道这水离开了水潭,便成了普通的地下水?”

“看来关键就在于这水潭了。”

忽然,刘景的目光落向手上的瓷瓶。

“为何这普普通通的瓷瓶,却能承受如此冰冷的寒气?”

刘景的瞳孔蓦然闪过灵光:

“除非,水潭的寒气对这小瓶没用。”

“其他东西呢?”

下一秒,储物袋中飞出更多的东西,有兽皮,有白骨,有木盒,有金银。

一一试过,这些东西全都不受寒意的影响。

刘景脑中的灵感愈来愈清晰,终于,脱口而出:

“这潭水的寒气,是对死物没影响,只对生灵有用!”

“潭底一定有东西!”

“如此神异的恐怖寒气,不知是天生灵物,还是某样遗落此地的法器。”

“甚至,是法宝?”

刘景心中激动起来,然而兴奋过后,却又涌起一股无力的焦急。

不管是什么,取不出来又有何用?!

“到底该怎么探索水底呢?”

一样灵物近在眼前,却取不走。

刘景站在潭水边上,琢磨了好久,愈发苦恼。

“实在不行,只能继续遗弃在这里,等日后想办法来取。”

“现在还是继续去寻找纳波巫师,先解决禹乔族的事吧。”

良久,刘景深深叹了口气,准备再次施展化鱼异能,变作怪鱼从水下通道离开石洞。

至于化作怪鱼,潜入水下去寻找那样灵物,想想之前的遭遇便知道,行不通。

之前他以怪鱼身躯冲入寒潭时,只过了十来息,便开始寒气侵体,思维僵硬。

而潭底不知有多深,水下的那样灵物又不知什么样,好不好取?

若是水很深,那东西很麻烦,刘景怕是根本没时间返回水面。

太冒险了,不值当。

再说,他进入这百窟山是为了纳波巫师,身怀要事,不是来寻宝的,不能顾此失彼。

正当刘景彻底放弃,准备换下衣物,施展化鱼异能时,突然,体内的四凶鼎震动了一下。

“有异兽?”

刘景心头一惊,火鸦瓶当即从橐鼠袋里飞落掌心,瓶口似有火烟窜动。

同时,符剑锦囊里的灵隐飞刀蓄势待发。

谁知四凶鼎震了一下后,就恢复沉寂,好似从未惊动。

但是刘景知道,四凶鼎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异动,这个石洞里定然有身具异兽血脉的东西。

呼,呼,阴冷的风从倒悬的钟乳石间吹过,啪,啪,一滴滴水珠滑下钟乳石,砸落在寒潭水面。

四周的黑暗中,似乎有恐怖的喘息。

“光线太暗,视野太窄了。”

刘景紧张的戒备着,脚步轻挪,缓缓退到石壁前。

唰,一柄月轮从锦囊里飞出,在石壁上呛的划出一个孔洞,飞旋一圈后返回锦囊。

刘景目光扫视着四周黑暗,以及那静悄悄的寒潭,头也不转,将手上的火折子插入石壁孔洞。

在此过程中,体内的四凶鼎没有异动,四周的黑暗也很平静。

微光闪动,映照着刘景忽明忽暗的脸庞。

第199章 水中斗兽

“这是个什么异兽?”

摇曳的火光在刘景面上闪烁,瞳孔中的幽碧光芒泛着惊疑。

“先试试四凶鼎吧。”

想了良久,没想出个头绪,刘景暂时不去探究,维持着夜枭异能,暗自呼唤:

“四凶鼎!”

便见刘景一翻手,青铜方鼎浮现在掌心,古朴老旧的四面上,凶兽云纹隐隐翻动。

心头再一动,鼎内立即黑气翻腾,凶兽咆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