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7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9 章

杏仙刚刚振作的精神,再次垮了下去。

刘景只当没看见:

“道友是被召唤而来,没有见到陵光府与巫蛮边境情况,但我白日里从杏丘庙一路到此,既见到过神仙道与巫蛮的交锋,又经历了边境上的凡人军队厮杀。”

“我很坦率的说,禹乔族虽然凋零,但还有近千人,这么大的体量,根本无法穿越陵光府与巫蛮的边境。”

“除非道友能请动陵光道主,或是天界大能,施展乾坤挪移的大法力,直接将禹乔族拔离此地,送到陵光府。”

刘景一口气说罢,见杏仙还想出口,干脆直接道:

“道友若执意如此,便用那灵霄令符吧,在下只是个九品道神,令符一出,我自当从命。”

第195章 百窟山

远方的山岭浸没在金红的晨曦中,不知从何处升起的雾霭,将一切渲染的朦胧而迷幻。

呼,一道风流将清晨的静谧吹散,搅动着晨雾一晃而过。

很快,一座奇异的山脉出现。

“别靠近!”

风团中有人出声,随即便见那风团在空中一转,飘向那山脉的旁边的高峰,居高临下的面对那奇异山脉。

风团散去,刘景现身,手中持着神令玉牌,只听黑无常的声音从神令中传出:

“那山脉里埋着感知禁法,你若靠太近,必然惊动那巫师。”

刘景问道:“无常大人之前如何进去的那里面?”

无常在神令内回答道:

“那人设下的禁法只能让阴魂通过,我之前是伪装成幽魂潜入。”

“只有阴魂才能进入?”

刘景皱起眉头,打量了会儿对面的怪山,道:

“那禁法杀伤力大么?”

神令再次发声:“我对阵法研究不深,无法确定那禁法的力量,只能看出来它能感知外人。”

“不过,便是那禁法只有感知的力量,并无杀伤力,我还是不建议你轻易去闯。”

“你看这山中的洞窟了么,我给你说,那每一个洞窟都是一条通道,这么多的洞窟通道互相纠缠,弯弯绕绕,外人很容易迷路。”

“但是那巫师定然十分熟悉山中洞窟,我的意思是,一旦提前惊动他,那人若是想逃,随便往那个通道里一钻,你怕是根本找不到他。”

“更别说,他若是埋伏在通道中伏击你,就更麻烦了。”

无常的话,让刘景顿时打消了冒然闯进山里的冲动。

无常口中的洞窟,便是这山的奇异所在。

纳波族巫师藏身的这山,既不高大,也不奇峻,反而有些低矮,好似一个夹在群山中的矮丘。

然而,这座山却像是个百眼巨虫,到处是黑幽幽的洞窟,简直让人怀疑这山是内空的。

来时,刘景与回风谷的禹乔族人打探了下这山,得知此山名叫百窟山,又叫百目山。

附近人对这山闻之色变,根本没人敢靠近,因为人一进那洞窟,便再也走不出来。

正如无常昨夜入内的探寻,此山内部有着密密麻麻的通道,宛如盘绕的肠子般绕老绕去,越往里走,情况越复杂。

那个巫师的藏身之地,就在这山脉的最底下,未知的洞窟深处。

昨夜无常也没见到那巫师真身,只勉强到了那人的附近,见到了白骨神像便返回了。

晚了,这位七品鬼神怕自己回不来。

另外,那巫师在回风谷附近的设下的法阵,会将其吸取的幽魂,送到这山中。

无常伪装的幽魂,便是跟随那些被吸来的亡魂,穿透一个个洞窟通道,抵达巫师附近。

没敢继续靠近,是发现那巫师似乎有操控阴魂的手段。

而无常虽是七品位阶,但他现在仅剩两三成的力量,又身居客场,不敢冒险。

“无常大人你说,那个巫师吸取来那么多亡魂,只是为了报复禹乔族么?”

刘景盯着下方犹如魔鬼洞穴的山丘,忽然开口。

神令玉牌里的无常沉默了半响,叹气道:

“你也猜到了?”

刘景嘴角扯动,似乎在笑,却毫无笑意,幽幽道:

“巫教信仰是以图腾形式存在的自然神,巫法的本质是一种诅咒之术,他们献祭向图腾神灵献祭鲜血与灵魂来换取巫术。”

“假若只是为了报复,直接将回风谷的禹乔族亡魂毁灭,让他们神魂俱灭不是更高,何必费心设下法阵,将阴魂一路送到此处?”

“所以,我认为他将禹乔族的亡魂尽数吸引到这山中,必定是要拿那些阴魂另作他用。”

“比如献祭给纳波族的神君白骨,比如.......”

刘景话没说完,神令内的无常帮他借上剩下的话:

“比如拿来炼制巫器,对吧?”

刘景眸中闪过寒光,一点头,冷声道:“禹乔族在此地几十年,流落下来的亡魂,怕是有上千数。

而纳波族只剩下两人,部族已经接近灭亡,信仰的图腾神灵,肯定已经没太多的力量。”

“用这上千的亡魂去召唤衰弱的图腾,得不偿失,最好的方式,自然是拿来炼制巫器。”

刘景的此番推测,是根据禹乔族献给他的那卷兽皮,其上记载着纳波族制作白骨图腾的秘法。

从那秘法就可以看出,纳波族其实非常擅长炼器,炼制图腾的手法,便是某种炼器之法。

还有,根据禹乔族人的讲述,纳波族的这俩巫师,已经前来寻仇一个月了。

只是这一月里,都是那个矮个巫师出手不停的虐杀禹乔族人,将恐惧散播到回风谷,而剩下的那位,却从未露面。

甚至,禹乔族之前只以为纳波族来寻仇的,只有矮个巫师一人。

直到他们花费大代价请来的道门修士,被轻易的击败,舍掉洞府狼狈窜逃,方才知晓剩下那位纳波巫师的存在。

矮个巫师便已经搅得禹乔族不得安宁,他们两人联手,定能将回风谷杀个血水横流,为他们的部族报仇雪恨。

而那位巫师却没有动手,反而隐匿暗处,悄然收取禹乔族阴魂的巫师。

一个月了,此人到底意欲何为?

再想到橐鼠袋中的那截特殊炼制的指骨,刘景已然可以肯定,剩下那位巫师绝对是个炼器高手。

作为炼器高手,定然不会白白浪费掉上千的阴魂。

“无常大人,你觉得禹乔族的亡魂还有幸存吗?”

刘景与无常都知晓对方早已想明白,便不再遮掩,打开天窗说亮话,直指问题核心。

因为,若是禹乔族的亡魂都已不复存在,他们此行的计划,便彻底失败了。

而杏仙,怕是会当场崩溃。

杏仙啊。

来这百窟山之前,刘景,连同无常,费了好大力气才劝住近乎暴走的杏仙,将其留在村寨。

刘景当时还没想到这一层,只说是天亮了,无论是杏仙,还是无常,以如今的微弱力量,不好在阳光下行走。

便让杏仙留在回风谷,又把蛙妖留下照应。

然后黑无常进入刘景的神令玉牌里面,为他引路。

第196章 潜入

无常当时对杏仙的说法是,禹乔族外有强敌窥视,内部虚弱,唯一的老巫师已经行将就木,必须留下一人暗中守护。

但是现在,刘景反应过来,这黑无常怕是早就想明白了,所以才百般阻止杏仙前来。

这位鬼神应该是担心女人接受不了现实,陷入奔溃或是暴走,而无论哪一种情况,都会使得情况恶化。

也是因为杏仙不在场,刘景此时才好与无常开诚布公的谈论。

听到刘景的问话后,神令内的无常过了会儿,才回道:

“可能幸存,也可能没有了幸存。”

这不是废话,而是透露出了别样的意思。

因为在刘景看来,已经一个月了,不管那个巫师要炼制什么,这么长的时间,肯定早已把禹乔族的亡魂炼化干净。

然而无常却说“可能幸存”,不由得让刘景好奇起来。

“无常大人为何如此说?”

便听神令传声道:

“因为昨晚我在抵达那巫师的附近时,似乎觉察到不少的阴魂波动。”

刘景道:“我听明白了,无常大人是觉得,禹乔族的亡魂可能并未全部炼化,还幸存了部分?”

无常迟疑道:“或许是如此。

我还有个另外看法,那便是,禹乔族的亡魂的确被炼化了,我觉察到,也许是那巫师所炼的巫器波动。”

“所以,我才想随你一同来此,无论是哪一种,我身为地府鬼神,有我帮忙,届时能够更好的解救禹乔亡魂。”

到这一刻,刘景终于明白了黑无常的所有打算。

确实,虽然这位的力量所剩不多,但他的位阶还在,又是正宗的地府无常,有着对阴魂的独特权柄。

无论到时是拯救幸存的禹乔族的亡魂,还是对上用禹乔亡魂炼化的巫器,无常都会是刘景的好帮手。

不愧是七品鬼神,确实想的够周到。

那么现在只剩下两个问题。

如何在不惊动那个巫师的情况下进入百窟山?

以及,如何在那百转千回的洞窟通道里,找到那巫师的巢穴?

刘景提出了这俩问题,神令玉牌内的无常听罢,也是一时无措。

高峰之上,山风吹卷,刘景立在风中,苦恼的望着下方的众多山窟。

朝阳终于刺破金红的晨曦,从天际升起,放出万丈的金光。

突然,刘景瞥见了一抹波光。

“有水?”

刘景当即御风而起,寻向那水光。

“你找到办法了?”

神令玉牌顿时传出无常的急切发问。

“还没,只是单站着也无用。”

刘景周身裹着风团在半空中飘浮,随口回了句,然后继续埋头寻找水光来源。

他说的是实话。

虽然被水光触动,但他只是抱着试探的心,脑中并没有形成清晰的计划。

“找到了。”

刘景围着百窟山外围绕了大半圈,终于看见了波光的本体。

原来是条小溪,水流很浅,不知从哪冒出,在山间流了没多远,便在一个低处聚成一个水洼,不再前行。

风团俯冲而下,落到溪水边上。

哒,刘景的一只脚踏进水中,浅浅的溪水只没到脚背。

然而刘景却是眼睛一亮。

他的目光循着溪水的源头而去,只见小小的溪流好似一条小白蛇,流转在灌木,山石之间。

而小溪的尽头,赫然宛若蛇窟一般的幽深洞窟。

换句话说,这小溪是从百窟山中流出的,沿着这条小溪,便能进入百窟山。

无常在神令玉牌内部,其实并不能清晰的随时感知外界情况。

只有在刘景施法放开神令的禁制,他才能与外界联系。

他之前与刘景的畅通对话时,刘景一直手持着神令玉牌,便是在暗自施法。

然而刚才刘景要施展御风,没法同时维持神令法咒,无常自然就不清楚刘景的动作,只隐约感知到刘景停驻了许久。

这时,无常觉察到神令玉牌再次打开,当即放出神念感知外面情况,但也只是一头雾水。

刘景是口渴了?

无常自然不会这么发问,那会显得他堂堂七品鬼神很蠢。

刘景先前应该就在寻找这地,

刘景当即御风而起,寻向那水光。

“你找到办法了?”

神令玉牌顿时传出无常的急切发问。

“还没,只是单站着也无用。”

刘景周身裹着风团在半空中飘浮,随口回了句,然后继续埋头寻找水光来源。

他说的是实话。

虽然被水光触动,但他只是抱着试探的心,脑中并没有形成清晰的计划。

“找到了。”

刘景围着百窟山外围绕了大半圈,终于看见了波光的本体。

原来是条小溪,水流很浅,不知从哪冒出,在山间流了没多远,便在一个低处聚成一个水洼,不再前行。

风团俯冲而下,落到溪水边上。

哒,刘景的一只脚踏进水中,浅浅的溪水只没到脚背。

然而刘景却是眼睛一亮。

他的目光循着溪水的源头而去,只见小小的溪流好似一条小白蛇,流转在灌木,山石之间。

而小溪的尽头,赫然宛若蛇窟一般的幽深洞窟。

换句话说,这小溪是从百窟山中流出的,沿着这条小溪,便能进入百窟山。

无常在神令玉牌内部,其实并不能清晰的随时感知外界情况。

只有在刘景施法放开神令的禁制,他才能与外界联系。

他之前与刘景的畅通对话时,刘景一直手持着神令玉牌,便是在暗自施法。

然而刚才刘景要施展御风,没法同时维持神令法咒,无常自然就不清楚刘景的动作,只隐约感知到刘景停驻了许久。

这时,无常觉察到神令玉牌再次打开,当即放出神念感知外面情况,但也只是一头雾水。

刘景是口渴了?

无常自然不会这么发问,那会显得他堂堂七品鬼神很蠢。

刘景先前应该就在寻找这地,

只有在刘景施法放开神令的禁制,他才能与外界联系。

他之前与刘景的畅通对话时,刘景一直手持着神令玉牌,便是在暗自施法。

然而刚才刘景要施展御风,没法同时维持神令法咒,无常自然就不清楚刘景的动作,只隐约感知到刘景停驻了许久。

这时,无常觉察到神令玉牌再次打开,当即放出神念感知外面情况,但也只是一头雾水。

第197章 寒潭

阴暗的洞窟中响起哗啦水声,水面的波光映照在石壁上,荧光闪烁。

啪,水中一抹金红身影甩动分叉尾巴,击打出片片水花,嗖的划过水面。

正是刘景化作的怪鱼。

化鱼后果然没有触动那个巫师的感知禁法,一路通畅的潜入洞窟,顺着这水流向洞窟的深处飞快前行。

不知游了多久,刘景停下身子,辨别方向。

便见一条额上有角,形似鲤鱼,腮部覆有盔甲的赤红大鱼,从水中浮起,漂在水面上扑闪眼皮。

环顾四周,到处是闪烁水光,前方大片大片的漆黑,一眼看不见到尽头。

这水应该是地下水,继续往前,或许能抵达山底。

可是,刘景不是要探索百窟山,而是要找到纳波巫师的藏身处。

“恢复原身,把无常放出来商量商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