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6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8 章

刘景知道,这女人怯了。

此地距离杏丘庙非常远,又没在神仙道的属地,杏仙的神力很弱,所以她的法相非常飘忽,若非身上缠绕着淡淡的香火气,怕是要透明的就像一条白影。

飘忽透明的身形,雪白的肌肤,配合杏仙脸上的怯怯悲伤,愈发显得柔弱,令人怜爱。

刘景叹了口气,开口道:

“不如等无常大人到来,再商量行事?”

杏仙恍若初醒,连连点头:

“对对,既然此地已是禹乔族,快把无常召来吧。”

刘景看了眼杏仙,指指其身后的法坛。

杏仙啊一声,身影如轻风拂过,将法坛让出。

飘在角落里的杏仙,悠悠的看向门窗,随着其瞳孔中神光浮动,她的目光透墙而过,落向月下的村寨:

“这就是我的族人么?”

刘景重新来到法坛前,凝神静气排出杂念,随即如先前召唤杏仙一样,踏罡画符,口诵请神真言:

“天真皇文,按笔乃书......”

仪式相同,但是最后完成的符纸上的神号,却是“黑无常关韬”。

关韬便是那位无常的真名。

燃烧请神符箓,持香遥拜:

“太一洞玄道神.......遥瞻拜请无常阴神,请降神尊。”

香气直冲虚空,通过神秘的通道沟通远方的鬼神。

片刻后,一股阴风吹过法坛,引神香飞速燃烧,法旗狂抖。

刘景适时上前,念动法咒从神令玉牌引出一片香火神力,送到法坛之上。

呼!

那阴风一沾香火神力,登时涨成呼呼狂风,整个屋内鬼风嘶吼,寒气弥漫。

正在用神念扫视禹乔族村寨的杏仙,亦被惊动,转头看来。

然而阴风狂吹了好一会儿,却始终不见无常现身。

第193章 杏仙的冲动

刘景将纳波族巫师的事讲了出来。

杏仙顿时愤怒的喝道:“这法阵肯定是对付我禹乔族人的。”

这女人是气急上头,怕是无法做出正确判断,刘景扭头看向黑无常:

“无常大人您怎么看?”

无常凝神思索了会儿,不确定道:

“按照你所说,那法阵的主人应是巫师,但是据我说知,巫教并不擅长阵法之类。”

“通常的巫教法阵,都是由图腾神物作为阵眼,风格与我神仙道,乃至道门都大不相同,一眼变成觉察到异样。”

“然而我并未从那法阵上感觉出明显的巫教风格。”

刘景挥手施展一张力士星箓,将坍塌的法坛收拢起来,一边皱眉道:

“南蛮群山里的道门散修不少,若不是纳波族巫师的话,那就是道门修士了。”

杏仙的气头并未散去,冷声道:

“不管是什么人,竟敢吞噬我禹乔族人的阴魂,我定饶不了他!”

说着,这女人周身香火神力一涌,透明的身影犹如腾云驾雾一般,向着屋顶飞去,准备去寻法阵主人。

“道友且慢!”

刘景与无常同时开口阻拦。

杏仙不管不顾,半截身子已经透过房梁,刘景连忙喊道:

“禹乔族的最后一个巫师马上就要死了!”

飘忽的身影猛然颤抖,倏地闪到刘景面前,瞪着眼珠惊道:

“你说什么?!”

刘景退后一步,让开那扑面的香火气味,叹道:“这事,道友还是亲自去探寻吧。”

这时无常一步踏出,裹挟着阴风来到近前,沉声对杏仙道:

“道友与族人分别百多年,刘景道友话里的意思,这禹乔族的现在情况怕是非常不妙。

你就按计划去见族人,法阵的问题就由我去调查吧。”

所谓计划,按照三人的商量,便是杏仙去沟通禹乔族,然后无常与她一同接引阴魂,而刘景在阳间护持。

刘景插嘴道:“剩下的那个纳波巫师,我会去解决,但是你我时间紧迫,还是大局为重,趁着巫蛮觉察前,先把阴魂接引走吧。”

杏仙脸上还有犹豫,刘景强调道:

“道友,此事是你牵头,别忘了你的目的!”

杏仙低下头,沉默了几息,再抬头,面色坚定起来,咬牙道:

“两位道友说的对,大局为重。”

随即扭头看向无常,“便请道友去看看,到底是谁在针对我的族人?”

黑衣无常点点头,杏仙恢复冷静,这人的冷肃面容上露出一丝淡淡微笑。

刘景也松了一口气,就怕这个女人任性起来,搅乱了计划。

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禹乔族侍从的声音:

“仙长,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方才法坛塌陷的动静,将附近的禹乔族人惊动了。

“我二人就行动吧,刘景道友坐镇此处,随时照应。”

黑衣无常低声定下调子,刘景与杏仙点头同意。

阴风卷起无常没入地下,去打探法阵的事。

杏仙一提竹篮,收敛起周身的香火神力,化作一抹虚光透墙而去,应是去见那位老巫师了。

屋内仅剩刘景,以及外面的呼喊。

扫了眼角落的法坛废物,刘景过去打开门。

战叔留下的那位相识侍从,还有几个禹乔族人,站在院中的月光下,满脸的紧张

“我修炼时出了点差错,打破了屋内的桌椅。”

刘景让开身,让院中人看清房内场景,轻笑道:“我会赔偿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不值钱的东西,仙长没事就好。”

那位侍从慌忙摆手,与身边的人对视一眼,紧张的情绪散去。

刘景从他们的表情看出,这些人似乎担心的不是他的安危,而是担忧他趁夜离去。

“夜已深,休息去吧。”

他怎么可能会半夜遁逃,但也没必要多做解释,刘景随意的挥手驱离几人,关上门。

院中的禹乔族人很快离去,周围的动静也停息下来。

杏仙,无常可能随时会回来,刘景干脆推开窗户,让月光洒入房中,取出灵隐飞刀,施展观灵采气法引来太阴之气,祭炼飞刀。

便见一团清冷的月华中,七柄月轮宛若七条游鱼般上下浮动,冷光闪烁。

“喔喔哦!”

沉心祭炼飞刀,不知过去多久,村寨突然响起了鸡鸣声,月光中的太阴之气弱了不少,但天依旧昏沉。

盘坐窗边的刘景心头一动,飞刀刺破月华光团,无声的回到腰间锦囊。

熟悉的香火气息涌入屋内,随即一抹神光闪过,杏仙显现。

刘景有些惊奇,他以为上百年未见族人,杏仙会在村寨中缠绵许久,没想到她最先回来。

杏仙脸上的表情亦有些奇怪。

虽然也有刘景想象中的伤感,哀愁,但似乎还有其他情绪,说不清道不明。

刘景已经到了嘴边的问话,还是咽了回去,然后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透明的身影。

“唉~”

杏仙忽然长叹,小月弯眉蹙起,惆怅的道了一句:

“禹乔族已不是我想象中的禹乔族了。”

望着那清波瞳孔,刘景轻声道:

“百多年的艰辛求生,自然会变。”

杏仙又叹一声,随后振作精神,环视一圈后疑惑道:

“无常还没回来?”

刘景摇摇头,“或许是距离过远吧。”

杏仙略一点头,“或许吧”,然后便用那双清潭似的眼神看着刘景道:

“老巫师已经同意我们的计划。”

“当真?”刘景顿时面露喜色:“那可太好了。”

杏仙却继续盯着刘景道:

“真的不能现在就迁徙到陵光府?”

刘景的喜色一僵,暗自无奈,这女人又要任性了。

杏仙也知道自己不占理,语气弱了些:

“你也看到了,老巫师已经油尽灯枯,顶天了能撑上一月,而一旦没了巫师,禹乔族根本无法在此地生存。”

“便是勉强活了下去,面对巫教的剥削奴役,三两年内依然会彻底亡族。”

“只有尽快迁移回陵光府,才能保存族中的小辈,才能尽快恢复元气。”

说到最后,杏仙已经带着祈求。

他们的计划,其实只有接引阴魂,以及和禹乔族搭上联系。

接引阴魂是杏仙的心愿,而后者,却是刘景的立功所在。

第194章 无常的发现

杏仙与刘景的计划,简单说,是禹乔族要成为刘景钉在巫蛮中的一颗钉子。

等到不久后陵光府采取行动时,让刘景能够占据先机,立下首功。

这是刘景答应杏仙行动的条件。

然而此时,杏仙显然是被族人的困苦勾动的心绪,或许还有自责的心理,一下子起了违约的冲动。

刘景其实不担心杏仙真的会坏了计划。

因为要想迁徙禹乔族,必须要刘景出力。

杏仙,无常皆是阴神之躯,便是在神像道中,白日都不好现身行动,更被说现在是千里之外的巫蛮之地,两人的神力只剩十之二三。

杏仙是想在老巫师死去前,让老巫师联同刘景一起,将族人带回陵光府。

这样的话,禹乔族没了巫师,不仅不会有亡族的风险,还能自然而然的舍弃巫教信仰,转为神仙道。

甚至在杏仙的照应下,族中的少年们很快可以成为道神修士,让禹乔族重新焕发生机。

当然,一切的前提,都是能说服刘景。

不过从杏仙的示弱祈求中,便可以看出,她也没把握说服刘景。

让杏仙失望,又如她所预料的一样,刘景果然不为所动。

就见刘景迎着她的目光毫不退让的说道:

“道友的想法很好,但不现实。”

杏仙刚刚振作的精神,再次垮了下去。

刘景只当没看见:

“道友是被召唤而来,没有见到陵光府与巫蛮边境情况,但我白日里从杏丘庙一路到此,既见到过神仙道与巫蛮的交锋,又经历了边境上的凡人军队厮杀。”

“我很坦率的说,禹乔族虽然凋零,但还有近千人,这么大的体量,根本无法穿越陵光府与巫蛮的边境。”

“除非道友能请动陵光道主,或是天界大能,施展乾坤挪移的大法力,直接将禹乔族拔离此地,送到陵光府。”

刘景一口气说罢,见杏仙还想出口,干脆直接道:

“道友若执意如此,便用那灵霄令符吧,在下只是个九品道神,令符一出,我自当从命。”

“我没有那个意思!”杏仙面色一冷,瞪着刘景不满道。

念在双方要在一座神庙共事,这女人又在天庭有着超强背景,关系不好弄得太僵,刘景叹了口气,还是继续道:

“我也并非贪图功数,而是我所言皆是事实。”

“若是禹乔族只有三五人,我可以立即答应护送他们到陵光府,但这山谷村寨,可是有近千人!”

“这么庞大的队伍迁徙,道友冷静的想想,能轻易的跨域这千里之地?”

刘景的话,终于打消了杏仙的冲动妄想。

“你说的没错,是我愚蠢了。”

杏仙周身的香火神力,正如她的心情,登时暗淡。

神光褪去,白衣白肤,轻飘透明的杏仙娘娘,像是一道孤苦的鬼影。

杏仙低声说罢,便陷入沉默,目光透过墙壁,幽幽地望向外面的禹乔族村寨。

“我们禹乔族的命运,为何如此悲苦啊。”

良久,杏仙口中发出近乎呢喃的哀叹。

屋内很安静,刘景听得很清楚。

禹乔族的悲苦,其实只是大时代洪流下的一粒沙尘罢了。

蛮族不苦?翼宿前旗的百姓不苦?

还是那句话,巫蛮与神仙道一日决不出胜负,一方不被毁灭,两地凡人始终要承受这种苦楚。

也许,数百年前,天庭没有只用斩首行动除去南蛮之地的大巫,而是一举征服整个南蛮地。

现在的巫蛮群山,怕是早被纳入神仙道体系,哪还有巫蛮,只会剩下王道统治的山蛮。

当然,霸道的征服肯定会引起更多的悲剧。

但天庭以凡俗为根基,有庇护凡人的天规束缚。

对巫教狂热信仰的蛮族,是会遭到血腥清洗,但对大多数,只为求得安稳生息的普通人,天庭不会大举镇压,反而会主动拉拢。

其实是个短痛,还是长痛的问题。

以禹乔族为例,假如没有群山中的巫蛮,当神仙道进入洪宁盆地时,他们可能挣扎一下,便顺从了,依然能在洪宁县繁衍。

然而巫蛮给了他们第二个选择,使得他们脱离祖地,踏入更大的悲剧。

杏仙与刘景的计划,简单说,是禹乔族要成为刘景钉在巫蛮中的一颗钉子。

等到不久后陵光府采取行动时,让刘景能够占据先机,立下首功。

这是刘景答应杏仙行动的条件。

然而此时,杏仙显然是被族人的困苦勾动的心绪,或许还有自责的心理,一下子起了违约的冲动。

刘景其实不担心杏仙真的会坏了计划。

因为要想迁徙禹乔族,必须要刘景出力。

杏仙,无常皆是阴神之躯,便是在神像道中,白日都不好现身行动,更被说现在是千里之外的巫蛮之地,两人的神力只剩十之二三。

杏仙是想在老巫师死去前,让老巫师联同刘景一起,将族人带回陵光府。

这样的话,禹乔族没了巫师,不仅不会有亡族的风险,还能自然而然的舍弃巫教信仰,转为神仙道。

甚至在杏仙的照应下,族中的少年们很快可以成为道神修士,让禹乔族重新焕发生机。

当然,一切的前提,都是能说服刘景。

不过从杏仙的示弱祈求中,便可以看出,她也没把握说服刘景。

让杏仙失望,又如她所预料的一样,刘景果然不为所动。

就见刘景迎着她的目光毫不退让的说道:

“道友的想法很好,但不现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