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5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7 章

老巫师的浑浊瞳孔骤然一瞪,扯着虚弱的干哑嗓子,怒斥族人。

相熟的战叔最先反应过来,顾不得与老巫师通报情况,慌忙的转身朝刘景奔来。

在山谷中走了一盏茶时间,便到了禹乔族的居住地,亦是谷中唯一的一片平坦地。

禹乔族的居所就如想象中的一样,都是草棚,木屋,土石小房,聚集在一处山脚。

因为聚集的很紧密,近千人的村寨乍看过去,似乎也很热闹。

村寨旁边的是开垦的田地,种植着谷物,果蔬,更远处还有个小小的草药院。

肥沃的田地在四周的光秃石壁,稀疏植被映衬下,非常的扎眼,应该就是原先的鸟粪堆积地了。

刘景是清晨时分从杏丘庙出发,一路奔波,现在已是下午,临近傍晚。

天边的太阳斜斜的照进谷中,洒在那片农田里,好似披上一层金色霞光。

如此宝地,至少能滋养个数千人,怪不得几十年前禹乔族的祖辈们,拼了命的夺来此地。

可惜,他们畅想的部族昌盛期望,并未实现。

刘景从金霞农田中收回目光,再看禹乔族的村寨,愈是觉得可悲。

临到村寨时,战叔派年轻人乔乐提前跑回来通知族人来迎接。

他们一出现,便见整个村里的老老少少,激动的涌到村口,瞪着希冀的炙热目光看向刘景。

老老少少,就是字面上的的意思。

刘景一眼望去,竟是没见到几个年轻人,出现的中年、青年,还很多带着伤残。

战叔说过,禹乔族的年轻人被拉去组成蛮军,正在前线作战。

每当禹乔族的战士们被损耗殆尽,蛮军便会向回风谷发来命令,让他们重新补上。

就这么一波波的消耗,禹乔族的年轻一辈,就快被耗光了。

确实凄惨,刘景暗道,等杏仙看到这副场景,定会伤感不已。

“老巫师呢?”

战叔在人群中扫了一圈,却没见到村中唯一的巫师,不由面色一变,既怕刘景觉得被怠慢,又担忧老巫师出事。

一个与战叔年纪相仿,缺了胳膊的中年上前,满面愁苦地小声道:

“老巫师旧病复发,在床上躺着下不来呢。”

就在这时,提前跑回的乔乐搀扶着一个瘦骨嶙峋,颤颤巍巍的老人,从远处走来。

人群自动分开。

“老巫师!”战叔等人慌忙奔过去,簇拥在老人身边,关切道:“您没事吧?”

这可是村中仅剩的巫师了。

虽然还有几个禹乔族巫师在巫教中听命,但他们还不知能不能活着返回。

若是老巫师死了,禹乔族怕是要断了巫法传承。

没了巫法的禹乔族,附近早已窥探着回风谷的蛮族,肯定会趁机发难。

届时,能保存着部族从谷中撤离,就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第191章 请神

夜幕降临,禹乔族村寨渐渐陷入沉寂,偶尔有几声犬吠。

夜风吹过山谷,如鬼厉嚎,凄厉刺耳。

“乔石是吧,天色不早了,你去歇息吧。”

“那,我就在旁边,仙长有事尽管吩咐。”

守在院中充当侍从的禹乔族人离去,刘景看了会儿悬在夜空的银月,转身回到屋中。

一道红影掠过,落到窗边的桌面上,推开窗户让月光洒入。

刘景扭头,看向沐浴在月光下的蛙妖,轻笑道:

“我要立法坛召唤杏仙来此,怕要打扰道友的修炼。”

蛙妖眨巴几下暴凸眼珠,“那我去外面”,随即呱一声从窗台蹦了出去。

“禹乔族现在的精神很紧张,你老实点。”

刘景连忙叮嘱,他怕这小妖像是在杏丘一样,到处乱跑窥探。

“这么穷的地方,根本勾不起我的兴趣,我就在附近修炼。”

蛙妖不屑的回了句,身影便消失在夜色里。

刘景不放心,散出感知追寻蛙妖。

就见小妖去了村寨后面的山壁,然后爬到高处的一个凸起石台上,开始引月华的太阴之气,的确没乱蹿。

笑了笑,刘景关上窗户,转身来到床榻,就见两个木盒静静放着。

这是傍晚时分,禹乔族送来的薪酬孝敬。

蛙妖的不屑,便是缘于此,它觉得禹乔族送来的东西实在寒酸。

刘景却不这么认为。

一个盒子里装着是三样物品,两个白骨神像,一个火翼燕鸟的符文石刻。

白骨神像是禹乔族当年从纳波族获取的战利品,即纳波族的神君白骨图腾。

火翼燕鸟自然是禹乔族自己的图腾圣物。

刘景的橐鼠袋里已经有不少的巫教神物,这三样东西不出奇。

倒是另一个盒子,引起了刘景许多兴趣,也是禹乔族所献之物最有价值的。

这里面是两样,一卷兽皮,一块玉石。

兽皮上记载着纳波族白骨图腾的制作秘法。

刘景没想制作什么巫教图腾,但是这套秘法里的有些东西,却是让他眼前一亮。

比如制作纳波图腾,必须用特殊的骨骼,至少也须是凶兽,最好是强大的异兽。

此部分,就讲述了几十种的异兽、奇类,并详细描述它们的模样,能力,弱点,栖息地等等。

虽然上面说,大部分的异兽现今已经消亡,仅剩些血脉残存,但依旧帮刘景大大拓宽了视野。

等他日后炼化新的异能时,或是进化异能时,可以有目的的去寻找相应异兽。

再比如,纳波族往图腾神物上刻印符文的法门。

纳波族之所以要选用异兽灵物的骨骼,来制作白骨图腾,便是因为他们有一种密法,可以将异兽骨上的血脉力量,直接转化为图腾的根基力量。

就像刘景从矮个巫师手上,获取的那截指骨。

指骨肯定是来自异类,但四凶鼎却对其毫无反应,便是因为其内的血脉力量被抽出,转化为了图腾神力。

所以,矮个巫师身死,那指骨依然有余力调动猩红符文。

简单说,纳波族的图腾神物,本身就是带有力量的法物。

纳波巫师动用图腾神物时,可以同时催动图腾神力与神物本事力量,不像其他蛮族的神物,通常只能充当召唤图腾的媒介。

对于刘景来说,这个法门,既可以用来提炼血脉,亦能作为一门简易的炼器法。

光是异兽的信息,和这门符文刻印法,便足以打动刘景。

毕竟,他此行为的就是禹乔族,有没有酬劳,他都要护持这个蛮族。

至于剩下的那块玉石,则是禹乔族制作图腾神物所用的矿石,对于刘景来说,便是一块炼器材料,而且是炼制法器的材料。

图腾神物能够容纳神力,便能蕴含法力,能够作为沟通图腾神灵的媒介,便是具有极好的通灵属性。

而这两点,便是法器的神妙所在。

用来制作图腾神物的材料,自然可以用来制作法器。

这一块玉石,在陵光城里,至少能卖到十块灵玉。

禹乔族献上的这些东西,价值并不低,蛙妖觉得寒酸,只是因为并非现在能用的,以及,它用不到。

而刘景是很满意的。

还是那句话,毕竟是白来的。

“赶紧收起来吧。”

“等会杏仙来了,觉得禹乔族这么穷困,我还敲她族人的竹杠,那女人肯定要发飙。”

刘景一拍橐鼠袋,袋口一张,无形的吸力将两个盒子卷入袋中。

收拾妥当,刘景取出神令玉牌,道神玉符,香炉,法旗,引神香,空白符纸,丹砂朱笔,一一摆置好。

立好法坛,燃起引神香,便见刘景摊开符纸,蘸砂运笔,脚踏罡步,口诵请神真言:

“天真皇文,按笔乃书,次书灵符,神以下降,昭昭其有,冥冥其无,日月照明,照我分明,心假相传,真灵下盼,急急如律令!”

诵言停下的瞬间,脚下罡步归一,双手符纸完成,符纸上是“杏丘庙杏仙”的神号。

这便是请神符箓。

然后捏起符纸,甩到法坛上燃起,手持引神香面朝杏丘庙方向,遥拜三次:

“太一洞玄道神兼太极宫选进士五雷院判官,杏丘庙引香主持,遥瞻拜请杏仙娘娘,请降神尊。”

三拜过后,便见那阴神香的烟气直冲虚空,勾动遥远的神祇。

嗡!法坛上的神令玉牌颤动。

一股浓郁的香火气息突然出现,然后在法坛上涌动凝聚。

刘景稍稍退开几步,便见一团淡如云烟的香火赤云,渐渐笼罩法坛。

噗,香火烟云猛地崩散,一个透明到近乎虚无的曼妙身影,从那烟云中走出。

身披白衣,小月眉梢,清潭瞳孔,满头青丝束在宝冠,手上一个竹篮,篮中有杏花。

刘景眼睛一亮,出现的竟是杏仙的法相。

杏仙的本体,刘景见过多次了,然而这幅法相,却是头次见到,正如那庙中的神像,浑身散发着慈爱,令人心生孺慕,虔诚信仰。

“看什么。”

可惜一开口,又恢复了那个刁蛮脾性。

杏仙低头打量了一番,撇撇嘴,似乎很不喜欢这幅姿态,但她是受刘景的请神招祭而来,只能以法相现身。

心情不爽,感受到刘景的观赏目光,顿时气呼呼的冷哼。

刘景耸耸肩,长久的相识,让他知晓与这女人置气毫无意义,直接道:

“这里就是禹乔族了。”

第192章 变故

杏仙动作一顿,清潭似的瞳孔当即抹上幽幽迷雾,缓缓打量屋内情形,喃喃道:

“怎么和洪宁县的房子一样,不像我记忆中的风格。”

刘景随口介绍道:“这是招待外人的,外面才是禹乔族的村寨。”

“外面?”

杏仙转身看看窗户,木门,明明这些东西挡不住她的感知,然而她却像凡人一样,满脸迷茫,根本看不到外面。

刘景知道,这女人怯了。

此地距离杏丘庙非常远,又没在神仙道的属地,杏仙的神力很弱。

所以她的法相非常飘忽,若非身上缠绕着淡淡的香火气,怕是要透明的就像一条白影。

飘忽透明的身形,雪白的肌肤,配合杏仙脸上的怯怯悲伤,愈发显得柔弱,令人怜爱。

刘景叹了口气,开口道:

“不如等无常大人到来,再商量行事?”

杏仙恍若初醒,连连点头:

“对对,既然此地已是禹乔族,快把无常召来吧。”

刘景看了眼杏仙,指指其身后的法坛。

杏仙啊一声,身影如轻风拂过,将法坛让出。

飘在角落里的杏仙,悠悠的看向门窗,随着其瞳孔中神光浮动,她的目光透墙而过,落向月下的村寨:

“这就是我的族人么?”

刘景重新来到法坛前,凝神静气排出杂念,随即如先前召唤杏仙一样,踏罡画符,口诵请神真言:

“天真皇文,按笔乃书......”

仪式相同,但是最后完成的符纸上的神号,却是“黑无常关韬”。

关韬便是那位无常的真名。

燃烧请神符箓,持香遥拜:

“太一洞玄道神.......遥瞻拜请无常阴神,请降神尊。”

香气直冲虚空,通过神秘的通道沟通远方的鬼神。

片刻后,一股阴风吹过法坛,引神香飞速燃烧,法旗狂抖。

刘景适时上前,念动法咒从神令玉牌引出一片香火神力,送到法坛之上。

呼!

那阴风一沾香火神力,登时涨成呼呼狂风,整个屋内鬼风嘶吼,寒气弥漫。

正在用神念扫视禹乔族村寨的杏仙,亦被惊动,转头看来。

然而阴风狂吹了好一会儿,却始终不见无常现身。

“有些不对劲。”

刘景回头与杏仙对视一眼,从对方眼神里看出了同样的意思。

杏仙眉头轻蹙,沉吟了下,低声道:

“再送点接引的香火神力。”

刘景有些犹豫。

此地远离杏丘庙,神令玉牌只能一丝丝的调动神庙的香火神力,主要用的还是神令内部存储的些许神力。

召引杏仙来此,已经耗去部分储存的神力,接引无常又要耗去不少。

虽然杏仙和无常自身都有神力,但是因为远离神仙道,体内神力同样是无水之源,力量耗尽,便只能遁回杏丘庙。

刘景想着保存些神力,之后若是出现意外,可以用神令玉牌内的香火神力相助。

若是现在再用,神令内的香火神力就只剩一小半了。

杏仙看出了刘景的顾虑,轻声道:

“不用担心,我可以借用你的神令,再召来神庙的香火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刘景不再迟疑,当即从神令中再调出一份香火神力,送到法坛上的阴风中。

呼!

阴风嘶啸的愈发凄厉,阴寒的气息近乎冰霜,近在咫尺的刘景一吸气,便觉一股冰寒渗入体内,神魂情不自禁的一颤。

轰!

阴冷狂风蓦然爆开,法坛砰的塌陷,香炉滚落。

寒风唰的扑面而来,犹如刺骨的牛毛针,刘景立即飞身退到杏仙身边,定定的看着变故。

法坛立的地方,浮现出一个阴森的漩涡,幽幽鬼火从那漩涡中迸溅而出。

下一秒,一个狼狈的黑衣身影挤出漩涡。

“无常大人.......”

刘景刚开口,黑衣无常却抬手阻止他,挥手散去鬼火漩涡,然后冷着脸抬头望向一处。

那目光透过墙壁,飞出村寨,落向遥远的一个隐秘之地。

“藏头纳尾之辈!”

几息之后,无常冷哼一声,收回目光。

杏仙动作一顿,清潭似的瞳孔当即抹上幽幽迷雾,缓缓打量屋内情形,喃喃道:

“怎么和洪宁县的房子一样,不像我记忆中的风格。”

刘景随口介绍道:“这是招待外人的,外面才是禹乔族的村寨。”

“外面?”

杏仙转身看看窗户,木门,明明这些东西挡不住她的感知,然而她却像凡人一样,满脸迷茫,根本看不到外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