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4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6 章

中年告诉刘景,原先那山谷由禹乔、纳波两族共有,后来因为生存资源,两族开始争斗,斗得越来越深,就演变成死仇。

最终那场厮杀,是以禹乔族惨胜,纳波族亡族结束。

本以为禹乔族能就此独享回风谷,慢慢休养生息,以恢复部族的实力。

可谁知道,巫教却以抵御神仙道侵蚀为由,广征劳役。

禹乔族的所剩无几巫师,特别是年轻巫师,全被巫教征去。

几经消磨,部族实力不增反降,甚至比夺取回风谷前,还要衰弱。

前番巫乱,禹乔族又被征调了许多的年轻人,编入蛮军去进攻陵光府。

如今,禹乔族只剩下不到千人,空有诺大的回风谷,却是与日衰减。

雪上加霜的是,纳波族的后裔来寻仇了。

还是两个强大诡异的巫师!

接着,疤脸中年人将禹乔族的近期惨况,一一倒给刘景。

比如矮个巫师潜伏附近,宛若戏耍般,不停的捕杀禹乔族人。

比如他们派出的巫师全被陨落,现在只剩个苍老巫师。

还坦诚的告知,他们之前雇佣了一名修士,接过那人落荒而逃。

“仙长大人,求您大发善心救救我们吧。”

说完情况,疤脸中年深深伏下身子祈求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同伴已经开口,疤脸中年不再瞻前顾后,收起沮丧,随着同伴跪倒,大声求助:

“求仙长救我族人!”

那个泄愤的年轻人动作一顿,扭头看看这边。

最终念及部族安危,咬咬牙,用力再踩了一脚碎骨,急忙奔来跪倒:

“求仙长大发慈悲。”

刘景刚要开口询问事情因果,年轻人吐出的“慈悲”二字,却让他一愣。

“在前世,这个词语貌似是由佛教术语衍生而来,此世界没有出现佛教,为何有这词?”

“难道是先前的胡思乱想,导致我现在精神有些敏感?”

刘景再次想到张宿的猴儿山方道荣,以及所谓的蛮族—“沙弥众”。

当他只是深深看了眼年轻人,暗中记下,没有冒然追问。

因为,假如仅仅是精神敏感,追问,就会毫无所得,若不是敏感,当真背有隐情,一旦发问,怕要打草惊蛇。

前者是白费力气,后者是得不偿失。

不管是不是牵涉到“佛教”,他当前的主事是完成杏仙委托,不是分心的时候。

杏仙之事若是顺利,日后就与禹乔族有了亲近,自能慢慢探查。

收起心思,刘景开口道:

“诸位朋友,可否先给在下解惑?”

跪在地上的禹乔族人互相对视一眼,推出疤脸中年。

“仙长见谅,莫怪我们鲁莽,实在是我禹乔族到了生死之际。”

中年人似乎很熟悉高阳国的礼仪,朝刘景拱手作揖,哀声道:

“此时要从几十年前说起,当时这回风谷附近有两个部族,一是我禹乔族,另一个则是纳波族。”

回风谷是此处的地名。

再往前走不久,是个群山包围的山谷,谷中多回风。

中年告诉刘景,原先那山谷由禹乔、纳波两族共有,后来因为生存资源,两族开始争斗,斗得越来越深,就演变成死仇。

最终那场厮杀,是以禹乔族惨胜,纳波族亡族结束。

本以为禹乔族能就此独享回风谷,慢慢休养生息,以恢复部族的实力。

可谁知道,巫教却以抵御神仙道侵蚀为由,广征劳役。

禹乔族的所剩无几巫师,特别是年轻巫师,全被巫教征去。

几经消磨,部族实力不增反降,甚至比夺取回风谷前,还要衰弱。

前番巫乱,禹乔族又被征调了许多的年轻人,编入蛮军去进攻陵光府。

如今,禹乔族只剩下不到千人,空有诺大的回风谷,却是与日衰减。

雪上加霜的是,纳波族的后裔来寻仇了。

还是两个强大诡异的巫师!

接着,疤脸中年人将禹乔族的近期惨况,一一倒给刘景。

比如矮个巫师潜伏附近,宛若戏耍般,不停的捕杀禹乔族人。

比如他们派出的巫师全被陨落,现在只剩个苍老巫师。

还坦诚的告知,他们之前雇佣了一名修士,接过那人落荒而逃。

“仙长大人,求您大发善心救救我们吧。”

说完情况,疤脸中年深深伏下身子祈求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

古西,古越。用蛮族亡魂炼制骨器。战败。用他们的亡魂炼制魂器。禹乔族居住在谷地。。

有个巫师潜伏在附近,偷偷收拢亡魂,准备炼制巫器。

刘景化作怪鱼潜入洞府,用飞刀一举得授,释放了

第189章 神仙道

刘景原以为那回风谷定是环境优美,非常适合居住,所以才引得禹乔族,纳波族生死相争。

然而当他走进山谷时,却大失所望。

一眼望到尽头,四面八方都是光秃秃的嶙峋怪石,草木植株很少,大多是些藤蔓杂草。

空谷幽兰更是谈不上,山谷狭长逼仄,呼呼的风顺着狭长的山道来回吹拂,始终不断。

“噶~”

一群群的雁鸟如黑云般在山谷上空飞旋,嘈杂的声音随着山风,在谷内回荡。

刘景实在想不通,如此贫瘠普通的山谷,为何能让两个蛮族,厮杀到一方灭族的地步。

领路的疤脸战叔,看出了刘景的疑惑,指着头顶席卷而过的鸟群,沉声道:

“仙长可知,这群雁鸟过去在回风谷里,存在了几千年,上万年,直到几十年前,我们才将它们驱离此地。”

“但它们的惯性还在,所以时常来谷内盘旋。”

看来这回风谷的特殊之处,便在这鸟群了,刘景暗自琢磨,但依旧不明白,便看向战叔,等待解惑。

噶,一阵刺耳鸣叫后,鸟群离开山谷上空,黑压压的一群不知去了何方。

战叔举目凝视着远去的鸟群,神情复杂,等到嘈杂的鸟鸣彻底消失,继续道:

“其实,回风谷之前并不叫这名,是我们后来为了,呃,文雅,重新起的名字。”

说着,战叔与其他人对望,众人齐齐莞尔,没等刘景莫名,那个年轻人乔乐,冲刘景咧嘴笑道:

“我们这山谷啊,过去叫鸟粪谷。”

鸟粪谷?

刘景摇了摇头,确实不够雅致。

然后,刘景大脑一动,前世不知道从哪里知晓的一个知识点涌上了心间,脱口道:

“你们争的就是那鸟粪?”

禹乔族的几人顿时一愣,再看刘景的目光中,带上了敬佩。

战叔拱手道:

“仙长竟然亦知我等凡人的农事?”

刘景轻笑道:“我不懂,只是恰巧听闻过一点罢了。”

战叔发自内心的真诚敬服道:

“仙长谦虚了,您说的没错,我们两族争的正是那堆积了千万年的鸟粪。”

说是鸟粪,其实是优质的肥料。

“唉,”战叔深深叹了口气。

或许是因为刘景知晓农事,让他们产生了真正的亲近。

战叔,乔乐几人,随即给刘景讲了更多的事。

“我们禹乔族迁入这群山,其实不过百多年,就像其他蛮族一样,祖地都在那高阳国内。”

“因为迁来的晚,巫教核心地带的好地方都已有主,只能在这边境前线的危险地带,找个贫困的地方勉强生存。

也因为来的晚,巫教早已形成明确的等级,我们这类蛮族,统统是底层,就和高阳国的官府劳役一样,每年都要奉命向巫教提供年轻巫师。”

“就是因为这艰难的生存环境,当祖父那辈人发现这处堆满天然肥料的山谷,才会那么的兴奋,疯狂。”

“可惜由于族人的纰漏,山谷之事被纳波族听闻了。

同样陷入绝境的纳波人,理所当然的与我们争起来,最终成了血仇。”

禹乔族的几人说罢,便陷入了沉默,年长人的脸上满是悲苦,年轻人的脸上则是仇恨。

刘景却只是叹息。

此事归根到底,依旧是贫瘠的环境造就的悲剧。

再想想在翼宿前旗内见到的荒凉。

高阳国民,群山蛮族,不同的种族,不同的困苦,却都是求生之艰。

然而,这方世界终究是个超凡世界。

凡人的命运,是悲是喜,很大程度依旧是由神仙道,巫教这类层次的力量来决定。

南蛮大地上的悲苦,只能在双方决出最终的胜负之后,才会有个终结。

一日没有胜负,陵光府的边境百姓便要担忧战争,群山里的蛮族就必须在着贫瘠之地挣扎,上演更多的恩怨情仇。

禹乔族与纳波族的事,不会是个例,甚至此时此刻,其他的地方很可能就正在发生的类似的悲剧。

叹息过后,刘景亦是感慨。

他过去是出于前世习惯,才暗自提醒自己,莫要因为修为高升,便没了对凡俗的悲悯之心,将自身凌驾在凡世之上。

现在,随着经历的多,看的多,倒是有了些真切的感悟。

混沌未分时,天与地是清浊一体,后来盘古开天,清气上升为天,浊气下沉为地,天罩护着地,地支撑着天。

洪荒时神魔遍地,灵怪满山,人类,乃至修士,都不是主角,只能在角落偷生。

直到神魔退去,人类渐为主角,从人类之中产生的修士,亦是慢慢走上天地舞台,占据中央焦点。

亿万的庞大人类基数,为修士群体提供了养分,供养他们争夺天地权柄。

修士自人类中来,人类又托庇在修士之下,千万年来,此为正道。

或许上古时期大能频出,那些从人类中来的修士强的太过,丝毫不弱于洪荒的神魔,使得修士、凡人产生了误区,修士是仙人,凡人是凡人,仙凡有别,二者并非一体,

但是,若没了凡人群体,修士就是无源之水,迟早枯竭。

若没了修士,修士群体可能不会承认,但在刘景看来,凡人可能会生存的更好。

忽然之间,刘景对立下天庭,敕封九品神仙道的昊天上帝,产生了敬意。

不论那位天帝建立神仙道的初心,是渴望与天同寿也好,馋涎号令天地的权柄也好。

但他将天庭与神州凡俗绑定在一起,立下庇护凡俗,不得欺凌凡人的天规,在刘景眼中,绝对是一招绝妙之棋。

刘景觉得,天庭的所谓与世同朽,其实便是与人类同朽。

当然,对于天地来说,人类和妖族,其实与那飞禽走兽一般无二,人与妖消亡,天地还会有别的眷属。

但是天庭神仙道的人、鬼、神,全都未超脱出人类修士的这个大群体。

天庭确实吸纳了不少妖族,但很明显,妖族在天庭只是小众,大多是副手,坐骑,妖宠之类。

或许当天庭彻底成为此世主宰,鱼龙混杂之后,会渐渐腐朽,偏离现在的使命。

但显然,此时的神仙道,的确是凡俗的庇护。

刘景认同此刻的神仙道。

至于日后。

刘景届时若在三十三天悟道,便是天庭巨擘,在神仙道中拥有话语权,自能随意行事。

若是早已寂灭,便是洪水滔天,亦是与他无关了。

第190章 老巫师

(未写完,增补中)

在山谷中走了一盏茶时间,便到了禹乔族的居住地,亦是谷中唯一的一片平坦地。

禹乔族的居所就如想象中的一样,都是草棚,木屋,土石小房,聚集在一处山脚。

因为聚集的很紧密,近千人的村寨乍看过去,似乎也很热闹。

村寨旁边的是开垦的田地,种植着谷物,果蔬,更远处还有个小小的草药院。

肥沃的田地在四周的光秃石壁,稀疏植被映衬下,非常的扎眼,应该就是原先的鸟粪堆积地了。

刘景是清晨时分从杏丘庙出发,一路奔波,现在已是下午,临近傍晚。

天边的太阳斜斜的照进谷中,洒在那片农田里,好似披上一层金色霞光。

如此宝地,至少能滋养个数千人,怪不得几十年前禹乔族的祖辈们,拼了命的夺来此地。

可惜,他们畅想的部族昌盛期望,并未实现。

刘景从金霞农田中收回目光,再看禹乔族的村寨,愈是觉得可悲。

临到村寨时,战叔派年轻人乔乐提前跑回来通知族人来迎接。

他们一出现,便见整个村里的老老少少,激动的涌到村口,瞪着希冀的炙热目光看向刘景。

老老少少,就是字面上的的意思。

刘景一眼望去,竟是没见到几个年轻人,出现的中年、青年,还很多带着伤残。

战叔说过,禹乔族的年轻人被拉去组成蛮军,正在前线作战。

每当禹乔族的战士们被损耗殆尽,蛮军便会向回风谷发来命令,让他们重新补上。

就这么一波波的消耗,禹乔族的年轻一辈,就快被耗光了。

确实凄惨,刘景暗道,等杏仙看到这副场景,定会伤感不已。

“老巫师呢?”

战叔在人群中扫了一圈,却没见到村中唯一的巫师,不由面色一变,既怕刘景觉得被怠慢,又担忧老巫师出事。

一个与战叔年纪相仿,缺了胳膊的中年上前,满面愁苦地小声道:

“老巫师旧病复发,在床上躺着下不来呢。”

就在这时,提前跑回的乔乐搀扶着一个瘦骨嶙峋,颤颤巍巍的老人,从远处走来。

人群自动分开。

“老巫师!”战叔等人慌忙奔过去,簇拥在老人身边,关切道:“您没事吧?”

这可是村中仅剩的巫师了。

虽然还有几个禹乔族巫师在巫教中听命,但他们还不知能不能活着返回。

若是老巫师死了,禹乔族怕是要断了巫法传承。

没了巫法的禹乔族,附近早已窥探着回风谷的蛮族,肯定会趁机发难。

届时,能保存着部族从谷中撤离,就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稍坏一点,便是与纳波族一样的悲惨命运,全族灭亡。

所以,老巫师对现在的禹乔族来说,已经不单单是个巫师那么简单。

便在此时,尽管所有人都知道,刘景是来解救他们部族的救星,不能有丝毫的怠慢,必须展现出足够的诚意。

作为族中唯一的巫师,勉强算是和刘景一样的超凡力量,此时此刻,就应该由老巫师出面迎接刘景。

但是,他们顾忌老巫师的伤势,即使万分担忧刘景恼怒,依旧没敢出动老巫师。

眼见老巫师不顾族人阻碍,拖着老弱伤躯,一步步的颤抖走来,禹乔族人顿时蜂拥而去,小心的侍应在老人周围,生怕老人有个闪失。

刘景面前登时冷清下来。

“干,什么,还不去恭迎仙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