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3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5 章

而辛黄神偶,更是刚入陵光府,就从张宿都尉手上得来。

而且,之前的陵光府对巫教都是不屑一顾,很少琢磨,巫教神物全都仍在府库里。

他一来,那张宿都尉就翻出神偶,作为宴斗的奖赏。

更巧的是,神偶内还有祭文,让他借以聆听辛黄族人的祈祝,凝炼出巫法神光。

此时此刻,刘景好似猛然扫去大脑中的尘埃,前所未有的灵光。

一直以来,有意无意被忽视的东西,突然涌向心头。

“太巧了!”

若刘景只是普通的修行人也罢了。

可他是穿越者,来历非比寻常,具有的见识,与本世界的土著迥然不同,在某些方面,远远超过他人。

前世是个信息爆炸的世界,往家里一躺,便能收获铺天盖地的知识、信息。

而且,仙侠传说、神话故事,前世不知听过多少,看过的套路,更是不可斗量。

所以,他第一时间产生了怀疑:

“有幕后之人在安排我的道路?”

“是谁?!”

怀疑过后,刘景翻遍脑中所有记忆,却是找不到丝毫线索。

自己见过的高位修士,也就沧江河伯,神府长史,即便算上陵光道主,也不过是升玄箓,还未飞升。

这个位阶,相比刘景,自然是强者,可光是神仙道体系里,比他们更强的,就不下百数。

再向上推,稍有联系的:

南岳司天昭圣大帝?

当时下凡来为他定功的,灵霄宝殿太一大法师座下五福神君?

再有,便是掌管授箓的太一大法师了。

刘景列数一遍,暗自摇头,这些都不像。

“是我想多了?”

“只是单纯的有福缘,气运在身?”

“倒也有可能,都是穿越者了,身具大气运也说的通。”

刘景又胡乱发散思维:

“或许我的穿越是被选中的,来此世界,必将要做一番大事业。”

“可是,什么样的事业需要穿越者来完成,天地毁灭?大道归寂?”

越想越离谱,刘景连忙摇头驱散脑中乱想。

这个世界的大道虽然从洪荒到上古,再到现在,确实是在减弱,但远远不到末日的时候。

天庭的神仙道占据神州大统,正如火如荼的扩张到四海八方。

对于道门,妖族来说,天庭是霸道残暴。

然而对凡俗百姓来说,秩序稳固,将不得欺凌凡俗定做天规的神仙道,却是堂皇大道。

天地终究是人道的天地,掌握民心的天庭,自然会得天眷顾,迟早是此方世界的正统。

连天庭都还未彻底稳固下来,还没转入腐朽,谈世界归寂,实在太早太早。

“道友,道友,你没事吧?”

蛙妖的叫声,将刘景拉回现实。

“什么?”刘景茫然道。

蛙妖盯着刘景看了会儿,松了一口气道:

“原来你没事啊。我见你一拿到这指骨就发起愣,还以为你中了招呢。”

刘景失笑,“我想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。”

确实够乱!

这么一会儿,自己竟然都想到世界毁灭了。

刘景再次失笑。

随即低头打量手上的指骨。

没了猩红光芒,指骨除了看着粗大,比刘景的手掌还长几分,似乎也没了神异。

当然,如此巨大的指骨,已然不凡。

“那种恐怖的符文呢?”

蛙妖蹦到刘景掌上,小心的凑近了指骨。

小妖本以为指骨上会像常见的巫教神物一样,刻满特殊符文。

然而指骨上光滑无比,有种诡异的剔透,却没一丝的纹路。

刘景失笑,“我想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。”

确实够乱!

这么一会儿,自己竟然都想到世界毁灭了。

刘景再次失笑。

随即低头打量手上的指骨。

没了猩红光芒,指骨除了看着粗大,比刘景的手掌还长几分,似乎也没了神异。

当然,如此巨大的指骨,已然不凡。

“那种恐怖的符文呢?”

蛙妖蹦到刘景掌上,小心的凑近了指骨。

小妖本以为指骨上会像常见的巫教神物一样,刻满特殊符文。

然而指骨上光滑无比,有种诡异的剔透,却没一丝的纹路。

没了猩红光芒,指骨除了看着粗大,比刘景的手掌还长几分,似乎也没了神异。

当然,如此巨大的指骨,已然不凡。

“那种恐怖的符文呢?”

蛙妖蹦到刘景掌上,小心的凑近了指骨。

小妖本以为指骨上会像常见的巫教神物一样,刻满特殊符文。

然而指骨上光滑无比,有种诡异的剔透,却没一丝的纹路。

第187章 恩怨

“你是什么人,那个纳波人呢?”

禹乔族的人共五个,先后苏醒。

随后在一个面色发黑,脸有伤疤的中年人的带领下,敬畏又戒备的望向刘景。

刘景将指骨收入橐鼠袋,指着地上的巫师碎骨:

“他死了。我是赤岭山修士,路过此处,被这人袭击。”

为防意外,刘景没有直接点名自己是神仙道修士,谎报了个道门的身份。

“你竟然能杀了他?”

禹乔族的还有些虚弱,但是一听此话,各个面上涌起潮红。

是激动,又是大仇得报的快感。

其中最年幼的一人,双目充血,面目狰狞的爬起,踉跄着扑到那堆碎骨上,用拳头砸,有脚踩,甚至用牙咬。

发泄着仇恨,口中不住的哀嚎咒骂:

“混蛋,还我爹的命来!我要把你挫骨扬灰,为我爹报仇!”

看来是他的父亲死在了那巫师手中。

这伙禹乔族应该不止五人,不过是只存活下来这几位。

其余人没上前,但同样瞪着通红的眼眶,看着年轻人的动作,握拳叫好。

“好了乔乐,这仇又不是咱们报的,激动个什么。”

伤疤中年挣扎起身,上前扯住哭嚎的年轻人。

然后看向刘景,手掌按胸,正要行个蛮族礼仪,顿了下,改为双手抱拳,沉声道:

“多谢仙长搭救,还为我们报仇雪恨。”

刘景摆摆手,不在意道:“我没想救你们,只是这人对我出手,被我反杀罢了。”

刘景这一说,伤疤中年心中的戒备,却是淡去不少。

赤岭山?

附近没有叫这名的山门,应该真是意外路过的修士了。

中年人倒也不是轻信于人。

而是刘景编造的身份确实合理。

南蛮群山中虽是巫教为主,其实亦有不少的道门散修,占据个山门,在群山中默默生存。

禹乔族的位置靠近陵光府边境,往日常有去往陵光城采办的修士,路过此地。

偶尔还有修士暂借在禹乔族歇息。

而且,既然不知晓禹乔族的的事,依然从这路过,肯定是外地修士无疑,不然便是在外游历许久,刚刚返回。

“或许是我族的机会......”

疤脸中年恨恨的瞥一眼地上的碎骨,又悄然打量刘景。

矮个的纳波巫师,并不是随意找上的这几人。

几十年前,纳波族覆灭在禹乔族手上,而矮个巫师作为仅存的纳波族人,今日是向禹乔族寻仇而来。

自从月前,禹乔族的人已经有几十人殒命在那恐怖的骨爪,骨箭下。

矮个巫师射出的骨箭上的幽魂,全是炼化的禹乔族人。

禹乔族凋零的非常严重,现在整族人数也不到千人,更窘迫的是,只剩一位老的牙齿都掉光的老巫师。

前几日,他们拿出族中积蓄,联系到一个经常借宿部族的相熟修士,想要委托那人帮他们除掉纳波族巫师。

谁成想,族中财物耗费一空,那个修士却是狼狈逃回,留下句“爱莫能助”后扭头便走,再也不见踪影。

禹乔族也知道了,来寻仇的纳波族巫师是两人,还有一位比矮个巫师更厉害的人物,藏身暗处。

后来,禹乔族被凶人缠上的事彻底传开,附近的其他蛮族,即便是非常交好,亦不敢伸出援手。

平日经过禹乔族的修士们,本就是为避凡尘远遁蛮荒之地的散修,自然有一事不如无事,不再从走此地。

禹乔族已然陷入生死困局。

疤脸中年等人都是族中的好手,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部落灭亡,结伴出来寻找部族生机。

谁成想,刚离开部族不久,便撞上矮个巫师,十来个伙伴被虐杀过半,只剩他们七八个人,在那人的戏耍下,狼狈逃窜。

等到那人玩够了,几人根本没反抗几下便沦为阶下囚,等待死亡降临。

其实对于蛮族来说,并不畏惧死亡,疤脸中年亦是禹乔族数得着的好手,此次外出,也做好了身死的准备。

然而,不怕死亡,不代表着能忍受灵魂被抽出支撑骨箭,尸体被喂给恐怖骨爪的恐惧。

矮个巫师让他们亲眼看着几个同伴被凌虐至死,其中便有哀嚎年轻人的父亲。

最后,一同出来的二十来人,只剩他们五人。

就在疤脸中年等待死亡的时候,他们突然陷入昏迷,再醒来,便是眼前的情形。

疤脸中年戒备的同时,亦是极为震惊。

矮个巫师的厉害,已经不用多说。

眼前的这位赤岭山修士,年岁不大,还是个少年,竟能毫发无损的将其变作碎骨,怕是比他见过的所有修士,都要强得多。

传闻中,修行有成的道门修士,会返老还童,青春永驻。

难道这个少年修士,其实是个高位修士?

其实,疤脸中年并不缺乏对修士的了解,放在平日,不会冒然如此猜测,只是现在,他是情不自禁的如此去想,也愿意如此去想。

因为眼前的修士若真如他所想,他们禹乔族的危机就有望解除了。

“可是,我们拿什么来聘请这位强大修士?”

一念生起,疤脸中年顿时万分沮丧。

此人在这脸色变幻,他的同伴动了。

这些人跟随疤脸中年出来,就是来寻找帮助部族的人,疤脸中年想的事,其他人同样想到。

不过其他人比他冲动,顾虑少,想法一起,当即付诸行动。

除了还在发泄仇恨的年轻人,剩下的三个禹乔族人全都跪在刘景面前,祈求道:

“求求仙长救救我们禹乔族吧。”

刘景略带疑惑。

从这几人的表现来看,似乎禹乔族遭遇了重大危机。

或许是因为之前的胡思乱想。

此时他的思维突然再次发散。

“为何我一来,这禹乔族就有危机?”

不过,刘景很快收起思绪,因为他想起了杏仙说过的话——

“直到近日有人传信,我才知晓自己族人,竟然已经濒临凋亡。”

可能真是他想多了。

有人知晓禹乔族的危机,所以写信给向杏仙求助。

不过,他,或者加上杏仙,之前都以为禹乔族的危机,指的是恶劣的生存环境,以及巫教的压迫奴役。

现在看的话,似乎不止如此。

第188章 祈求

(未写完,增补中)

同伴已经开口,疤脸中年不再瞻前顾后,收起沮丧,随着同伴跪倒,大声求助:

“求仙长救我族人!”

那个泄愤的年轻人动作一顿,扭头看看这边。

最终念及部族安危,咬咬牙,用力再踩了一脚碎骨,急忙奔来跪倒:

“求仙长大发慈悲。”

刘景刚要开口询问事情因果,年轻人吐出的“慈悲”二字,却让他一愣。

“在前世,这个词语貌似是由佛教术语衍生而来,此世界没有出现佛教,为何有这词?”

“难道是先前的胡思乱想,导致我现在精神有些敏感?”

刘景再次想到张宿的猴儿山方道荣,以及所谓的蛮族—“沙弥众”。

当他只是深深看了眼年轻人,暗中记下,没有冒然追问。

因为,假如仅仅是精神敏感,追问,就会毫无所得,若不是敏感,当真背有隐情,一旦发问,怕要打草惊蛇。

前者是白费力气,后者是得不偿失。

不管是不是牵涉到“佛教”,他当前的主事是完成杏仙委托,不是分心的时候。

杏仙之事若是顺利,日后就与禹乔族有了亲近,自能慢慢探查。

收起心思,刘景开口道:

“诸位朋友,可否先给在下解惑?”

跪在地上的禹乔族人互相对视一眼,推出疤脸中年。

“仙长见谅,莫怪我们鲁莽,实在是我禹乔族到了生死之际。”

中年人似乎很熟悉高阳国的礼仪,朝刘景拱手作揖,哀声道:

“此时要从几十年前说起,当时这回风谷附近有两个部族,一是我禹乔族,另一个则是纳波族。”

回风谷是此处的地名。

再往前走不久,是个群山包围的山谷,谷中多回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