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2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4 章

“不能走漏消息,必须拿下此人!”

但是要想拿下刘景,首先要抵住这白瓶法器。

单靠鬼影虚化,只能躲闪,可无法抗衡,唯有调来“白骨神君”。

再次虚化闪过火鸦群,此人看向刘景。

“道门法器,威名广传,绝不止这点力量,所以他绝对是中毒已深,失去意识昏迷了。

法器只是靠自身灵性在护主。”

衡量一番,此人下定决心,摊手高呼:

“白骨神君,祭以天从,御!”

轰隆,那惨白骨爪张开丢下刘景,缩入地下,再出现,即是巫师身前,一把将那嘎嘎怪叫的鸦群抓住。

骨爪用力一握,黑火烟气噗噗散灭,露出不停颤动的白玉小瓶。

矮个巫师抹了把额上汗水,转头看向瘫倒在地的刘景,满脸阴骘。

白骨神爪只能困住法器,只有杀了主人,才能停下法器的反抗。

“看来你是无缘成为我纳波族巫器的主魂了,就让我好好品尝吧。”

巫师舔舔嘴唇,大步走到刘景身边,对着瘫倒在地的身影,念动巫咒。

诡异的咒声中,这人凹陷的两侧脸颊,各自浮现出诡异的刺青符文。

“叔叔知道这事怕要生气,罢了,我不吃了,把这人带去给叔叔赔罪吧。”

“如此纯粹的灵魂,说不定能作为那巫器的主魂。”

此人站在边上,等了会,见到骨爪中的刘景,挣扎的力道慢慢弱下,暗自得意:

“以为我这白骨神爪只能困人嘛,嘿嘿,尝到巫毒的厉害了吧?”

原来这白骨爪还能隐秘的释放剧毒。

那是从腐烂尸体上提炼而出的尸毒,用特殊的手法炼入骨爪之中,让猎物不知不觉间失去抵抗。

“这么轻易的中招,模样还年轻,难道是刚踏出山门,外出历练的道门弟子?”

此人瞪着绿幽幽瞳孔又等了片刻,见刘景彻底软倒在骨爪中,终于稍微放下戒心,走上前去。

靠近了点,刘景依旧没有动静,身上的恐怖赤焰,只剩贴身的薄薄一层。

此人方才摊开双掌,摆出祭祀手印,准备收起白骨,连同刘景一起:

“神君白骨,祭以天从,收!”

祭文一出,白骨震动起来,就在这时,此人忽然觉得脚下地面有些别扭,似乎有什么东西硌脚。

低头拨开土层,一个白玉小瓶滚了出来,瓶面上有只振翅欲飞的黑色乌鸦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此人念头刚起,黑色火烟从小瓶的细长瓶口里涌出,伴随而起的是嘎嘎鸦叫。

轰!

汹涌的鸦群裹着黑烟,火星,瞬间将其淹没。

“咳咳”

一道惨白虚影穿透鸦群火烟,轻飘飘的遁出,一到空地,连忙恢复实体,顶着满脸灼伤连声干咳。

“嘎嘎嘎”

此人化作虚影时,火鸦群拿他没办法,恢复实体,鸦群瞬间再次涌来。

矮个巫师脸色一变,慌忙虚化躲闪。

余光瞥向骨爪中的刘景,见刘景垂着脑袋,似乎已经陷入昏迷。

“主人失去意识,还能继续护主,这一定是道门法器!”

巫师一惊:

“身怀异能,还有法器护身,肯定是大派的历练弟子无疑了。”

“可是,巫蛮群山中几个有名的道派山门,据说都是破落户,整个门派也不过一两个镇山法器,没有这么大的家当。

听闻海外的道门三清教,正与我巫蛮联合对抗天庭,莫非此人是三清教的弟子?

若真如此,怕是遭了,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。”

“不能走漏消息,必须拿下此人!”

白骨神爪自成空间。

古西,古越。用蛮族亡魂炼制骨器。纳波族来报仇。战败。用他们的亡魂炼制魂器。禹乔族居住在谷地。

禹乔族确实凋零,只有不到千人,周围还有其他破落蛮族。

有个巫师潜伏在附近,偷偷收拢亡魂,准备炼制巫器。

刘景化作怪鱼潜入洞府,用飞刀一举得授,释放了亡魂。

今天二十七号,明日便二十八号

第185章 猩红指骨

“呼~”

随着一口黑乎乎的浊气吐出,刘景终于排清体内的尸体,睁眼起身。

纳波族巫师已死,那白骨神爪并未消失,只是没了力量。

蛙妖正趴在骨爪前,蹦跳打量。

几个禹乔族人依旧躺在地上,没人苏醒,不过呼吸平稳了许多。

看见刘景恢复,蛙妖指指地上身影,开口道:

“他们都中了毒,幸好不是尸毒,我已经给他们喂下丹药。”

刘景点点头,没死就好,他正想着如何与禹乔族展开联系,这些人可以作为敲门砖。

走到那巫师的尸体旁,抬手一招,七道冷光从地上飞起,抖掉其上的污秽,没入腰囊。

翻动了下尸体,没见到类似储物袋之类的东西。

蛙妖回头撇嘴道:

“是个穷鬼,连快灵玉都没有,倒是这骨爪似乎有些神异,道友快来看看。”

刘景来到白骨神爪旁,接过蛙妖递来的火鸦瓶,然后蹲下身子观察骨爪。

通体惨白,体型比先前缩小了许多,但依旧有半人高,五根指爪关节分明,粗长,下方的腕关节处深深插在土里。

从外形看,应该不是人类手掌,而是某种类人生物的爪子。

刘景尝试唤醒体内四凶鼎,方鼎毫无反应,说明不含异兽血脉。

想了想,从橐鼠袋中取来一纸力士星箓,“敕令星宿......”,符箓燃起划出一股无形的力道卷起骨爪。

催动力士符箓,白骨巨爪被砰的从土里拔出,刹那间,猩红的光芒荡过。

蛙妖惊呼,慌忙向后蹦开。

刘景亦是心头一惊,立即鼓起法力,芽丹护持周身。

“嗷吼!”

血光中好似有个撑天的白骨巨人仰头怒吼,在其脚下,一条枯骨铺就的大道蔓向无尽天际,枯骨两侧则是密密麻麻的跪伏人群。

“神君白骨......神君白骨.......”

人群双手摊开,呈现特殊的祭祀姿态,朝那白骨巨人虔诚的呼喊。

“巫教神物?”

刘景已经面对巫蛮多次,经验丰富,很快反应过来。

用力摇头驱散掉脑中异像,定睛朝那骨爪下方的猩红东西看去。

只见一截六七寸长的粗大指骨,冒着猩红光芒,连接在骨爪下方。

再看,那猩红光芒,其实是一个个蝌蚪似的扭曲符文,互相勾连编织成经脉似的血蔓,连接指骨与骨爪。

蛙妖蹦回来,熟练的跳到刘景肩膀,鼓动着暴凸眼珠,盯着猩红指骨问道:

“这东西能用手拿吗?”

刘景也拿不准主意,所以方才是用力士星箓,而非亲手去拔骨爪。

他担心的是白骨神爪里的尸毒,但正巧避开了这诡异的猩红指骨。

体内的四凶鼎依旧没有动静,代表指骨同样不含异兽血脉。

但是一截指骨便如此巨大,其主人的体型怕是要十丈往上,普通的凡物能有这么巨型的身躯?

看着指骨上的猩红符文,刘景脑中突然浮起一个想法:

“可能指骨确实来自于一头异兽,只是将其炼成巫教神物时,所蕴含的血脉被耗去,或是被抽去,人为消失了。”

“真是可惜。”

刘景暗自摇头,觉得那巫师当真是暴殄天物。

依照这庞大体型,其本体必定不凡,若能炼化,肯定能得到一种不弱的异能。

现在嘛,只能先收起来,日后再看看是跟辛黄神偶一样,用来研究巫法,还是充当炼器材料。

但问题是,正如蛙妖发问,该怎么收起来?

“我来试试。”

蛙妖瞅了会儿,按耐不住性子,吐出金鞭甩过去。

刚触碰到猩红光芒,却见那指骨一颤,血芒便要沿着金鞭蔓延向蛙妖。

血芒所过,金鞭飞速暗淡腐朽,随即喀喀,竟然断裂了。

吓得蛙妖“呱”一声惊叫,慌忙收回长鞭:

“我的金鞭!”

金鞭收回,前梢处却是已经缺口,蛙妖心疼的要吐血。

刘景也吃惊不已。

顿了下,再次取出力士星箓,划出无形的力量试探着去抓指骨。

然而,在刘景的感觉中,符箓的力量靠近猩红符文的刹那,便开始飞快湮灭,等触碰到指骨,力道早已耗尽。

刘景转身将那巫师的尸体提过来,轻轻抛向指骨。

便见尸体还未接近,指骨上的猩红光芒便充满饥渴的涌出,符文扭成猩红触手,一把缠上尸体,随即往肉体里钻去。

几个呼吸过后,尸体成了惨白的骷髅,砰的落地,碎成满地碎骨。

那些猩红符文却滑溜溜的飘出,重新汇聚到指骨周围。

“这是符文的力量,还是指骨的力量?好恐怖!”

刘景瞳孔瞬间瞪大。

蛙妖顾不得心疼金鞭,一阵后怕。

惊惧过后,却是烦恼到底如何收起指骨。

橐鼠袋,符剑锦囊,连同蛙妖的腹囊术,肯定都不行。

“难道要用骨爪拖走?”

刘景的目光落向指骨上方的白骨巨爪。

之前用力士符箓抓起这骨爪,把地下的指骨拔出来。

实在不行,只能继续如此。

只是,他难道要拖着这骨爪,去拜访禹乔族,再召唤杏仙,最后拖着这骨爪返回杏丘庙?

那副画面,想想就很尴尬。

可要丢下此物,又实在不舍。

显然,要收这东西,只能用相应的秘法,或是特制的符袋。

那巫师已然变成一地碎骨,空荡荡的没有留下丝毫物品。

之前射出骨箭的弓箭,也早被旱魃赤焰烧成灰烬。

蛙妖与刘景想到一处了,这时鼓着眼珠扭身看来:

“怎么办?”

话刚出口,体内的神魂法相忽然颤动,法相周身缭绕的烈焰轰然升腾。

其中那来自辛黄神偶的淡淡神光,抖动的非常剧烈。

刘景心头一动,运起授箓前苦修的玉京神图观想法,调动神魂。

便见刘景的黑色瞳孔里,渐渐浮现烈焰神光,神光中是头戴木簪,手持火鸦瓶的神魂法相。

神光瞳孔望向猩红指骨,无形的神念裹挟着那辛黄神光,触碰过去。

嗡嗡嗡,指骨突然震动,其上的猩红符文好似水面的波纹,起伏颤动。

刘景苦笑一声,迟疑道:

“找个地方藏起来吧,日后再........”

“道友你要干什么?快住手!”

蛙妖骤然惊叫,满脸失色。

第186章 胡思乱想

原来是刘景伸出了手,去抓向那颤动指骨。

“不要慌。”

刘景轻声安抚,手上动作不停。

在蛙妖吞咽吐沫的声音中,刘景的手掌触到了指骨的猩红光芒,即那些诡异符文。

无声无息,手指透过符文,好似探入水中,随即抓住指骨。

“呼~”

刘景,蛙妖同时长呼一口气。

刘景其实心中亦是万分紧张,但他从神魂法相上感到了一股冲动,犹豫了下,还是选择遵循冲动。

用力握住指骨,往回轻轻一拽。

噗,猩红符文崩碎消散。

轰,白骨巨爪掉落到地上,风一吹,化作漫天粉尘。

“哇!”蛙妖不敢置信的惊呼,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说实话,刘景自己也不清楚。

神魂法相上的神光,明明是来自辛黄神偶,即来自辛黄族的月龙信仰。

这截指骨,应该是那什么纳波族的图腾神物,信仰的是“白骨神君”。

不同的图腾信仰,按理说,产生的是不同性质的神力。

为何用月龙神光,可以收服白骨神君的神物?

刘景百思不得其解。

最终只能归于,他对巫法研究不深,而巫术自有其神妙之处。

但他隐约觉得,应该不是这么简单。

蓦然,刘景觉察到自身的特异:

外丹术,神仙道,巫法。

道门,天庭,巫教,似乎当今天地的几种修行,他正在聚于一身。

再加上神秘四凶鼎带来的异能神通。

“驳杂?”

刘景首先冒出此念头,随即立刻推翻。

神仙道是位阶,芽丹是催动异能,而巫法,现在看来,竟是能加持他的神魂。

看似驳杂,仔细一想,却是各司其职,多位一体。

“我为何能修成这样?”

刘景涌起疑惑。

踏入神仙道时,从老宅院里的水塘得来四凶鼎。

来到沧江河府,便从宋老先生手中得来外丹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