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1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3 章

刚进入巫蛮领地,便见到一处的山岭密林里,旌旗招展,人声鼎沸,两个风格迥异的军队,正在奋力厮杀。

一方盔甲齐全,手持刀盾进退有序,另一方多着皮甲,兵器以短矛,弯刀为主,虽然军阵不比对面齐整,却是凶猛彪悍,气势高昂。

前者是高阳国镇南军,后者是巫教蛮军。

根据形势判断,应是镇南军落入了蛮军的埋伏,但凭借着军阵稳稳的抵御住敌人,杀的有来有回,并没有陷入绝境。

刘景的风团只在战场上空一顿,随即疾驰而过。

倒是下面的镇南军中,有人发现了他的踪迹,抬头望来。

“好像不是妖风,而是个修士。”

“能够御风而行,怕是修为不低,可惜没来得及求助。”

那是个身着道袍的随军术士。

“嗷吼!”

术士方一出神,对面蛮军中猛然蹿出个血光包裹的身躯,朝他扑来。

那血光隐约是只两对瞳孔的黑豹。

这是蛮军中的随军巫师。

巫乱之后,蛮军中的巫师便不再遮掩,镇南军也只好调来大量术士应对。

边境蛮族,禹乔族。

禹乔族确实凋零,只有不到千人,周围还有其他破落蛮族。

之前的蛮军交战。蛮军侵略高阳国边境,镇南军亦去报复,边境的蛮族异常凄惨。

有个巫师潜伏在附近,偷偷收拢亡魂,准备炼制巫器。

刘景化作怪鱼潜入洞府,用飞刀一举得授,释放了亡魂。

今天二十七号,明日便二十八号

陵光府的边境,有座雄踞山道的镇南关。

出了镇南关就进入巫蛮地界。

晌午时辰,一股呼呼风团自远方而来,落到镇南关侧的高耸山巅。

刘景散去御风,喘了口粗气,暂时歇息。

头上的扶桑木簪正被一团金黄光辉包裹,阳光好似水泽般没入金光。

这一路,刘景在御风中运行观灵采气法的动作,愈发娴熟了。

站在山巅眺望下方的关隘,只见里面城墙上的守卫来回穿梭,城内兵马有序,井井有条,受训的兵卒挥汗淋漓,发生嘶喊。

宋瑗的二哥宋衡,便是镇南关守军,据说已经做到中层将官。

越往南,天上的太阳似乎越近,此时仰头,彷佛骄阳触手可及。

扶桑木簪吸收太阳之气的速度更快,但一股股的燥热又让刘景难以忍受。

御风飞驰的时候还好,有风,不至于那么难耐,现在停下,不一会儿便满头汗水。

“呱,真热!”

肩上的蛙妖已经热的像狗,咧着扁平大嘴,不停的吐息。

蛙妖天性喜阴,虽然成妖后,可以压制部分天性,然而现在的燥热,却是远超它的耐性。

从杏丘庙来此,虽是御风飞驰,但也仅三个时辰,气候差异却像是完全陌生的两地。

刘景转身,望向远处的巫蛮之地。

一望无际的连绵群山,像是毫无平缓之地,一座山紧挨着一座山,森林倒是茂密,但有许多的荆棘灌木。

停留了半响,刘景纵身跃下山巅,人在半空,脚下分流涌起。

刚进入巫蛮领地,便见到一处的山岭密林里,旌旗招展,人声鼎沸,两个风格迥异的军队,正在奋力厮杀。

一方盔甲齐全,手持刀盾进退有序,另一方多着皮甲,兵器以短矛,弯刀为主,虽然军阵不比对面齐整,却是凶猛彪悍,气势高昂。

前者是高阳国镇南军,后者是巫教蛮军。

根据形势判断,应是镇南军落入了蛮军的埋伏,但凭借着军阵稳稳的抵御住敌人,杀的有来有回,并没有陷入绝境。

刘景的风团只在战场上空一顿,随即疾驰而过。

倒是下面的镇南军中,有人发现了他的踪迹,抬头望来。

“好像不是妖风,而是个修士。”

“能够御风而行,怕是修为不低,可惜没来得及求助。”

那是个身着道袍的随军术士。

“嗷吼!”

术士方一出神,对面蛮军中猛然蹿出个血光包裹的身躯,朝他扑来。

那血光隐约是只两对瞳孔的黑豹。

这是蛮军中的随军巫师。

巫乱之后,蛮军中的巫师便不再遮掩,镇南军也只好调来大量术士应对。

根据形势判断,应是镇南军落入了蛮军的埋伏,但凭借着军阵稳稳的抵御住敌人,杀的有来有回,并没有陷入绝境。

刘景的风团只在战场上空一顿,随即疾驰而过。

倒是下面的镇南军中,有人发现了他的踪迹,抬头望来。

“好像不是妖风,而是个修士。”

“能够御风而行,怕是修为不低,可惜没来得及求助。”

那是个身着道袍的随军术士。

“嗷吼!”

第183章 白骨图腾

看来,禹乔族就在附近了。

从火翼燕鸟的图腾刺青上收回目光,刘景望向矮个弓手。

身材矮小,双臂颀长,脸颊深深凹陷,瞳孔泛着绿光,或像只猴妖。

但是弓手身上亦有图腾刺青,表明着巫蛮身份。

此人穿着虎皮裙裳,图腾被遮,看不清,只有脖颈处裸露的皮肤,露出了半截白骨手爪。

“啊,好美味的灵魂。”

矮个巫师眯着眼,面上浮现出痴迷,像是嗅到了最美味的食物。

刘景目光一冷,猎物,灵魂?

据说巫蛮中有支特殊的蛮族,名为猎头族。

倒不是特指某个部族,而是将其他蛮族当作猎物猎杀,夺取他人的灵魂、头颅的一类巫蛮。

这类巫蛮,信奉着某种邪物、邪神,便是在蛮族中都是邪恶的存在。

眼前这位,恐怕就是猎头族。

地上的禹乔族人,应该同样是他的猎物。

怪不得那骨箭那么邪异,竟是以幽魂为灵。

不过,此人怕是猖獗过头了,四个禹乔族还不够,连路过的刘景都要上来咬一口。

找死!

刘景冷哼一声,懒得废话,脚下干裂地面轰然炸开,纵身而起,裹挟灼热的飞旋气焰,悍然扑向那矮个巫师。

猎头巫师桀桀怪笑,毫不退缩的拉弓搭箭,嗖嗖嗖,一道道幽魂骨箭刺破虚空。

骨箭迎来,幽魂嘶吼,刘景面色不变,抬手一挥,灼热气焰在十尺内疯狂飞旋。

唳!

旱魃对那阴魂最为克制,骨箭撞入旱魃领域的瞬间,先是幽魂惨叫着滋滋蒸发,随即是骨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裂。

最后抵到刘景面前的,只剩无力的断裂箭头,被刘景信手一捏,碾成粉末。

然而刘景心头却是怒气勃发。

因为那骨箭竟是用人骨制成的。

连番射出的骨箭,没有阻碍刘景丝毫的前进,双方之间的十来丈距离,须臾即至。

呼,飞旋的蒸腾气焰已然逼近矮个巫师。

那人脚尖前的地面,咔咔龟裂,面前的空气被高温扭曲。

“桀桀”,这人却依旧在笑,甚至连笑容的褶皱都没变一下。

“不对!”

刘景猛然心惊,眼前之人似乎没有生命气息?

傀儡?

砰,刘景用力踏地,土石飞溅间,硬生生停下冲势。

但是旱魃领域已经将那人纳入其中,两人的距离触手可及。

就见那巫师保持着怪笑表情,皮肤焦化,骨头干裂,咔地碎成满地干骨。

“人呢?”

念头刚起,一个惨白的巨大骨爪从刘景站立的地面之下,轰然探出,一把将他死死握住。

虽然没来得及逃出,但当那傀儡在面前碎裂时,刘景便有受伏的心理准备。

落入骨爪后,虽惊不乱,当即全力催动旱魃,要将那骨爪熔断。

然而,当气焰狂涌,反向包裹住骨爪时,刘景却是瞳孔一缩。

灼热气焰中的骨爪,好似高温中的琉璃,泛起剔透光泽,有种诡异的恐怖美感。

却是丝毫未损,连条裂纹都没有。

眼见刘景受困,不远处躺着的其中一个禹乔族身上,响起了阴恻恻的笑声:

“嘿嘿,烈焰确实能烧掉白骨,消融幽魂,但用来对付我纳波族的白骨图腾,未免天真。”

便见一条轻飘飘的虚影,自那人身上浮起,诡异的抖动几下,渐渐凝为一具白骨,又一点点长出血肉,骨皮。

最终化作那脸颊凹陷的矮个身躯。

这纳波族巫师饥渴的舔舔嘴唇:

“你的灵魂倒是强健的很,不过无妨,慢慢的抽就是。”

话里虽是猖狂,但此人其实并不敢小瞧刘景。

旱魃领域的恐怖,实在让他心悸。

其实,他原本以为刘景是个妖怪。

今日在山中修炼的无聊,便出来找几个禹乔族耍乐,顺便解解馋。

戏耍够了,正要放开胃口吞食,却见头顶一股呼呼风团飞过,风中隐约有个身影。

而附近有一窝妖怪,妖怪的头领是个能驾风的鹰妖。

此人之前馋虫上脑,想要尝尝妖怪的味道,便偷偷潜过去吃了几只小妖,被那老妖驾着妖风追了上百里。

若无叔叔的接引,他就要成为那老妖的盘中餐。

侥幸逃生,此人却是将那窝妖怪恨上了,发誓等叔叔炼完巫器,定要报复回去。

因为有仇,他倒是对妖怪窝上了心,知晓了那老妖的实力只是妖将,而驾风能力是其天赋。

老妖有不少的子嗣,同样怀有驾风天赋。

所以,这人就怀疑刘景是那老妖的子嗣。

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此人当即出手袭击。

在刘景露出身形的那刻,此人便发觉了不对。

然而刘景那强大又纯净的神魂,却是瞬间吸引住此人。

若能将刘景的灵魂献祭给图腾,定会让他的巫法修为更进一步。

同时,如此纯净的灵魂,更是勾起了此人的馋虫。

纳波族以白骨为图腾,祭祀的献祭品则是灵魂。

矮个巫师是纳波族仅剩的两个族人,也是仅剩的巫师,在修炼巫法的过程中,养出了个吞吃灵魂的癖好。

常人以灵魂为食,早被阴毒附身,自身灵魂会变得污浊不堪,很快陷入疯狂,失去理智。

这人不知是天赋异常,还是别有缘故,吞吃不少灵魂后,不仅没有被反噬,反而修出一身鬼影虚化的本领。

这人的叔叔,亦是他的导师,认为他是得到祖先庇护,注定要为族人报仇,并重现纳波族,对他愈发看重,珍视。

由此,让他养出更加乖戾的性子。

正在谋事的关键时刻,竟然为了一时口欲去招惹那窝妖怪,差点陨落。

今日,又是怒火上头,只觉得刘景像是妖怪仇人,便悍然出手袭击。

看出刘景的修士身份,他便醒悟,自己怕是又惹上了麻烦。

再见识到恐怖的旱魃领域,此人彻底明白过来,刘景的必定有非凡身份,来历不小。

但也让他生出必须拿下刘景的决心,因为一旦放刘景离去,日后的报复倒是不怕,就怕搅了他叔侄二人的多年谋划。

此番谋划,正在关键之时,他必须谨慎。

某种程度上,其实这人已经后悔,但以他的性子,自然不会承认。

第184章 反杀

(修改中)

“叔叔知道这事怕要生气,罢了,我不吃了,把这人带去给叔叔赔罪吧。”

“如此纯粹的灵魂,说不定能作为那巫器的主魂。”

此人站在边上,等了会,见到骨爪中的刘景,挣扎的力道慢慢弱下,暗自得意:

“以为我这白骨神爪只能困人嘛,嘿嘿,尝到巫毒的厉害了吧?”

原来这白骨爪还能隐秘的释放剧毒。

那是从腐烂尸体上提炼而出的尸毒,用特殊的手法炼入骨爪之中,让猎物不知不觉间失去抵抗。

“这么轻易的中招,模样还年轻,难道是刚踏出山门,外出历练的道门弟子?”

此人瞪着绿幽幽瞳孔又等了片刻,见刘景彻底软倒在骨爪中,终于稍微放下戒心,走上前去。

靠近了点,刘景依旧没有动静,身上的恐怖赤焰,只剩贴身的薄薄一层。

此人方才摊开双掌,摆出祭祀手印,准备收起白骨,连同刘景一起:

“神君白骨,祭以天从,收!”

祭文一出,白骨震动起来,就在这时,此人忽然觉得脚下地面有些别扭,似乎有什么东西硌脚。

低头拨开土层,一个白玉小瓶滚了出来,瓶面上有只振翅欲飞的黑色乌鸦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此人念头刚起,黑色火烟从小瓶的细长瓶口里涌出,伴随而起的是嘎嘎鸦叫。

轰!

汹涌的鸦群裹着黑烟,火星,瞬间将其淹没。

“咳咳”

一道惨白虚影穿透鸦群火烟,轻飘飘的遁出,一到空地,连忙恢复实体,顶着满脸灼伤连声干咳。

“嘎嘎嘎”

此人化作虚影时,火鸦群拿他没办法,恢复实体,鸦群瞬间再次涌来。

矮个巫师脸色一变,慌忙虚化躲闪。

余光瞥向骨爪中的刘景,见刘景垂着脑袋,似乎已经陷入昏迷。

“主人失去意识,还能继续护主,这一定是道门法器!”

巫师一惊:

“身怀异能,还有法器护身,肯定是大派的历练弟子无疑了。”

“可是,巫蛮群山中几个有名的道派山门,据说都是破落户,整个门派也不过一两个镇山法器,没有这么大的家当。

听闻海外的道门三清教,正与我巫蛮联合对抗天庭,莫非此人是三清教的弟子?

若真如此,怕是遭了,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