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10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2 章

月上中天时,一股熟悉的香火气涌入院中。

刘景收起完成的符箓,来到院中迎接。

清冽如水的月光铺满庭院,一位皮肤雪白的纱裙女子,踏着月光盈盈走来。

“见过道友。”刘景拱手相迎。

杏仙却是突然仰头,望着银月一叹:

“唉,行动在即,我的心中不知为何,竟生起了怯意,甚至想放弃计划。”

刘景来到杏仙身旁,嗅着香火味,感受着阴凉气息,轻笑道:

“近乡情怯?”

杏仙美目一转,瞥了眼刘景,哼道:

“此地就是我的故乡!”

刘景这一调侃,杏仙语气中登时没了哀怨,恢复了熟悉的讨厌脾性。

刘景无语,只得转移话题道:

“对了,天庭授令是什么样,给我看看?”

杏仙撇嘴道:

“等无常来了,一起给你们开眼,省的一个一个的麻烦。”

安慰这女人干什么,刘景暗自摇头。

这时,一股阴风袭来,院中的月光登时变得阴冷起来。

呼,阴风散去,现出一身黑衣的无常。

“在下可是来的不巧,打扰了两位道友的赏月兴致?”

刘景已知道这无常看着冷面严肃,其实是个有趣的人,喜好戏谑。

不过这人怕是忘了,杏仙可不是个任凭被人开玩笑的女人。

果然,无常话刚落,嘴角笑容未散,就听杏仙哼道:

“没错,你这鬼里鬼气的,把我的赏月心情全给扰了,怎么赔偿我?”

无常顿时一噎,笑容尴尬起来。

刘景只好开口打圆场:

“在下已在屋中备好茶点,两位道友.......”

杏仙斜眼望来,袖口一挥,直接打断道:

“你准备的东西,我们能享用么?

就在这吧,我今晚只想在月光下。”

刘景与无常对视一眼,默默苦笑:

这女人,明明是请我们来相助的,却丝毫不收敛脾气。

“两个大男人间还抛媚眼,又在心里编排我呢吧?”

所以,他们需要高玄箓位阶的鬼神,无常。

“那行,我在府中恭候你们。”

与杏仙约定好后,玉牌再无动静。

看看地上法阵,再看看外面天色,阳光已经西斜。

杏仙与无常,应该会是太阳下山后过来,时间不远。

聚灵法阵的问题一时弄不清楚,即便搞成了,今夜谈完,明后日定会出发,也用不上。

只能先放下了。

走出静室,到南轩院外的观云台散散心,眺望到远处的兵营后,刘景想起了宋瑗的二哥。

张松亭已经打听到了宋衡的消息,那位宋二郎正随军驻扎在边境。

宋瑗的家书,刘景昨日托人送过去了。

晚饭后,在院中练了会儿参同炼形法,制作几张星煞符箓。

月上中天时,一股熟悉的香火气涌入院中。

刘景收起完成的符箓,来到院中迎接。

清冽如水的月光铺满庭院,一位皮肤雪白的纱裙女子,踏着月光盈盈走来。

“见过道友。”刘景拱手相迎。

杏仙却是突然仰头,望着银月一叹:

“唉,行动在即,我的心中不知为何,竟生起了怯意,甚至想放弃计划。”

刘景来到杏仙身旁,嗅着香火味,感受着阴凉气息,轻笑道:

“近乡情怯?”

杏仙美目一转,瞥了眼刘景,哼道:

“此地就是我的故乡!”

刘景这一调侃,杏仙语气中登时没了哀怨,恢复了熟悉的讨厌脾性。

刘景无语,只得转移话题道:

“对了,天庭授令是什么样,给我看看?”

杏仙撇嘴道:

“等无常来了,一起给你们开眼,省的一个一个的麻烦。”

安慰这女人干什么,刘景暗自摇头。

其实,刘景与杏仙的原先打算是,刘景先从阳世去往边境找到禹乔族。

然后立下法坛,把杏仙招过去,由她出面引导禹乔族的遗民亡魂。

但是后来一想,禹乔族当初逃离洪宁盆地,进入南面群山的人数近万。

上百年的苟延残喘,除去魂力耗尽,彻底形神俱灭的,留到至今的亡魂,少说也不下千数。

这还不说禹乔族周围的其他蛮族。

届时,杏仙在距离杏丘庙很远的地方,能用出多少神力还难说。

即便顺利的将亡魂引入阴土,还需将其迎回杏丘庙阴府,通过杏仙的神祇权柄,送往泰山。

杏仙的神力,怕是支撑不了将上千个阴魂,从神仙道之外的地界领进来,再跨越前旗神卫。

所以,他们需要高玄箓位阶的鬼神,无常。

“那行,我在府中恭候你们。”

与杏仙约定好后,玉牌再无动静。

看看地上法阵,再看看外面天色,阳光已经西斜。

看看地上法阵,再看看外面天色,阳光已经西斜。

杏仙与无常,应该会是太阳下山后过来,时间不远。

第181章 荒凉

遥远的天际只有些朝阳光辉,太阳还未升起。

杏丘山笼罩着淡淡雾气。

一团风流突然撞破薄雾冲天而起,在半空中一转,向着南边而去。

风中的刘景,扶桑木簪泛着光泽,一身青白劲装,腰间的符剑锦囊已然是飞刀刀囊,另一边悬着个橐鼠袋。

蛙妖蹲伏在肩膀,打着哈欠。

涌动的风团从那小镇上空掠过,刘景偏头朝没精神的蛙妖,随口笑道:

“道友无需随我,且在家中修炼便是。”

“那怎么行,我小福说过要紧随道友脚步,不离不弃的。”

蛙妖挺起身子坚定回道,话落,又一个哈欠。

“你昨夜去哪了?”

这小妖昨天出去耍往,直到今早刘景将要出发时,方才返回杏白府,还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。

此次行动,无论是帮杏仙接引禹乔族的阴魂,还是在南面群山的巫蛮中定下钉子,一切都要快。

原本刘景是打算带着那杨升过去,照应一下他,现在也顾不得了,选择独自御风而去,甚至都没通知李伯等人。

蛙妖,刘景亦是准备留下,因为此事的重点其实不在他身上,而在于杏仙与无常。

因为要接引上千阴魂,走阳世的动静太大,肯定是走阴土。

刘景是生人,不能在阴土呆过长时间,所以将那阴魂引入阴土,基本便没他的事了。

倒是无需蛙妖帮手。

可一听到刘景有事,蛙妖却是坚决要跟随,刘景也没拒绝。

不过这小妖往日里精力非常充沛不说,不至于如此萎靡。

近日又在修习观灵采气法,昨夜竟然没回来修炼,实在是令人惊奇。

听到刘景询问后,蛙妖提起精神,嘿嘿道:

“我去了县城的城隍庙。”

刘景心头一动,当即道:“你在打吴怀山手上的二转臣药的主意?”

蛙妖点头咧嘴:

“我昨天想去城隍庙探探情况,没成想被那神卫给发现了,为了不被抓住,我在城里躲躲藏藏一整夜,半刻都没得歇息。”

张松亭说过的话,蛙妖也听到了。

那吴怀山既然在都尉眼前给刘景上眼药,对刘景的态度不言而喻。

之前刘景想着,抽时间去拜访下,将其手中的二转灵草讨来,现在肯定是不行了。

若是冒然去讨,可能会被刁难,要付出极大的代价。

蛙妖却是对外丹术极为上心,一有空便想法设法的收集灵草。

知晓刘景不好去见吴怀山,蛙妖就按耐不住,想着偷偷去弄到手。

刘景却是没想到这小妖的积极性如此高,但这么做,并不合适。

蛙妖不管是失败了,落入吴怀山之手,还是成功盗取了那草药,日后被发觉,刘景与吴怀山的关系,怕是会闹得更僵。

“哎呀,我知道,”蛙妖说话时,便在偷瞥刘景脸色,此时连忙道:“我做的不妥。”

“其实,我昨天本来只是去那县城附近溜达,正好看见那个神卫出城,一时起了冲动。

结果那人在城外转了一圈,不知为何又急匆匆的返回,所以我才被撞了个正着。”

刘景不太相信小妖的话,认真叮嘱道:

“吴怀山手上的灵草了,我自会想办法弄到手,你就别惦记了。”

“真想尽快集齐灵草,就去多打探雷公藤吧。”

蛙妖垂下脑袋,蔫蔫的回道:“我知道啦。”

清晨天方亮,路上行人不多,又是在自己神庙属地,刘景将御风飞行的速度催到最大。

于是,当他抵达与前旗的交界—梧桐山时,太阳依旧未彻底升起。

风团再次拔升,飞跃梧桐林。

下方一顶挨一顶的树冠,郁郁葱葱接连起伏,淡淡的雾气飘忽萦绕,整座梧桐山有种阴暗的寂静。

翻过山林时,太阳终于浮出地平线,蓬勃朝气刹那间刺破云层,席卷而来。

然而,刘景视野中所见的情形,却不像朝阳,反而像是暮沉沉的夕阳。

梧桐山的这一边,自然是那孔修的青桐乡。

与山那侧对称的地方,同样有个小镇,却满是破败,大量的房屋长满野草,毫无人气。

伴着朝阳,从镇里走出些背着行囊,拖儿带女的人群,互相搀扶着涌入梧桐山。

刘景明白,他们是要迁徙洪宁县。

“前旗已经荒败到了这种地步?”

好奇之下,本是飞向荒野,不惊扰凡人的风团,稍稍偏移了路线,靠向青桐乡的城镇村寨。

接下来的俯瞰情况,让刘景真切的感觉到,前旗的凡俗生活,比他想象的还要困难。

路过的山野村寨,十室九空,稍大的城镇虽然还有人烟,却是都存在荒弃房屋,甚至断壁残垣。

还有一个个蚂蚁团似得逃难人群,踏过干枯的稻田,穿过荒凉的建筑,向着洪宁县的方向奔去。

青桐乡里唯一人烟浓密的地方,是个濒临水泽的镇子。

刘景并未靠近那镇子,但远远感觉到镇上的香火气息,便知道那时青桐乡神卫的神庙所在,即孔修的道场。

若是神卫所在都是无比荒凉,青桐乡怕是彻底完了。

从陵光城回来的几日里,不断听闻青桐乡里冒出巫孽,刘景之前疑惑,现在见识到这番场景,差不多明白了。

没了生活希望的凡人,自然最容易被血蛊夺去理智。

刘景没去拜访孔修,继续向南,很快进入另一个前旗神卫的地界,所见场景基本相似,残破,荒凉。

至于前旗如此凄惨的原因,几月前的巫乱,还不是主要原因,而是缘于巫乱前的蛮军入侵边境。

当时蛮军将边境的村寨洗劫一空,又深入陵光府不停肆虐。

高阳国的镇南军初时被打蒙,前线失守。

后来反应过来,刚刚重整军力将蛮军推出陵光府,巫乱爆发了,又被神仙道拖累。

总之,陵光府与巫蛮的边境线,经过双方的一顿冲击报复,厮杀肆虐,普通人的生活彻底被搅得支零破碎。

巫乱过后,事情明面上平定了,但暗地里依旧波涛汹涌。

陵光道府即将对巫蛮展开行动,高阳国的镇南军亦在策划着对蛮族的报复进攻,现在的平静,不过是风暴前的短暂停息。

处于边境的百姓最为敏感,自然选择逃离战场。

类似翼宿前旗这样的前线地域,基本都如刘景所见,一片破败。

但是无论是陵光道府,还是高阳国官府,都默认了这种情况,短时间被不会着手恢复明生。

一切都要等待神仙道与巫蛮的争斗,彻底落下帷幕。

而边境的这些,无疑预示着神仙道与巫蛮之间,必将也必须决出雌雄。

刘景对灵霄宝殿有有信心,但也知晓,巫蛮的反击肯定会无比暴烈。

第182章 禹乔

(未写完,修补中)

陵光府的边境,有座雄踞山道的镇南关。

出了镇南关就进入巫蛮地界。

晌午时辰,一股呼呼风团自远方而来,落到镇南关侧的高耸山巅。

刘景散去御风,喘了口粗气,暂时歇息。

头上的扶桑木簪正被一团金黄光辉包裹,阳光好似水泽般没入金光。

这一路,刘景在御风中运行观灵采气法的动作,愈发娴熟了。

站在山巅眺望下方的关隘,只见里面城墙上的守卫来回穿梭,城内兵马有序,井井有条,受训的兵卒挥汗淋漓,发生嘶喊。

宋瑗的二哥宋衡,便是镇南关守军,据说已经做到中层将官。

越往南,天上的太阳似乎越近,此时仰头,彷佛骄阳触手可及。

扶桑木簪吸收太阳之气的速度更快,但一股股的燥热又让刘景难以忍受。

御风飞驰的时候还好,有风,不至于那么难耐,现在停下,不一会儿便满头汗水。

“呱,真热!”

肩上的蛙妖已经热的像狗,咧着扁平大嘴,不停的吐息。

蛙妖天性喜阴,虽然成妖后,可以压制部分天性,然而现在的燥热,却是远超它的耐性。

从杏丘庙来此,虽是御风飞驰,但也仅三个时辰,气候差异却像是完全陌生的两地。

刘景转身,望向远处的巫蛮之地。

一望无际的连绵群山,像是毫无平缓之地,一座山紧挨着一座山,森林倒是茂密,但有许多的荆棘灌木。

停留了半响,刘景纵身跃下山巅,人在半空,脚下分流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