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上一章:第 109 章
  • 十八以下岁女子毛片|名录天曹下一章:第 111 章

“也好,我晚些时候,会去神庙看看。”

刘景点点头,起身去送自己的辅祭。

到了院中时,张松亭忽然拍了下脑袋,叫道:

“差点忘了,您走前说的那位张宿神卫,他确实给主持送来东西了,就在神庙里,我待会让人给您送来。”

张松亭离去一炷香时间后,两个神庙道童抬着个木箱子送来,还有一封信。

院中恢复安静后,刘景先打开信封。

孟成在信上说,时间过去了百年,辛黄族保留至今的,只剩些如神偶之类带有特殊力量的东西。

但是这类东西都存在都尉府库,不好弄到手。

至于刘景想要的辛黄族资料,文卷,却是所剩无几。

他翻遍了扎合城的所有角落,才弄到点辛黄遗物,全都送来了。

看罢,刘景当场写了感谢回信。

然后招来府中的侍从送到山下神庙,让张松亭用神仙道的网路,送去孟成所在的神庙。

打开箱子,却见里面是各种的瓶瓶罐罐。

捡起一个陶罐,其上绘制着蛮族打猎的简易图案,底端是龙首人身的月龙女神,即辛黄族的信仰图腾。

其他瓶罐类似,简易的彩绘图案,加上月龙图腾,偶尔有几个多了些怪异纹路,应是辛黄族的文字。

“我要古董有什么用。”

好在除了这些破玩意,箱子倒是有两样有用的东西。

一个张兽皮,上面绘制着辛黄族的祭祀场景,旁边还有几行扭曲的纹路。

刘景盯着看了会,忽然觉得与辛黄神偶内部的纹路,有些相似,猜测可能同样是某种祭文。

剩下的,则是本书册,是扎合城的一位落魄文士写的神怪杂文。

之所以被孟成送来,是因为那文士对灭亡的辛黄族很感兴趣,将自己的对辛黄族的研究,记载进了那本杂文。

其中,便有那人推测出的辛黄文字。

很快,其他东西被丢到角落,刘景拿着这本杂文,闷头翻看。

虽然作者对辛黄族研究颇深,但书上关于辛黄族的记载并不多,因为那蛮族根本没留下太多信息。

幸运的是,辛黄族的祭祀流程,被那人完整的推算了出来,包括祭文。

或许理应如此,祭祀是族中最重要的事,自然值得大书特书。

此书作者说,扎合城,及附近辛黄别府,留下了许多关于祭祀的石刻彩绘。

同时,周围的山蛮村寨,大多流传着相似的古老祭谣。

而刘景真正感兴趣的,也只有神偶内的那篇祭文罢了。

当刘景从研究中抬起头,却见已是傍晚,院内的阳光一片昏黄。

按照杂文内的记载,一字一句终于弄清了神偶内祭文,刘景心中十分激荡,迫切的想要试试成果。

不过之前给张松亭说过,他晚些时候会去神庙。

于是匆匆走出杏白府,去神庙露了一面,让众人知晓主持已经归来。

又借神庙的香火烟云,联络了十七位下属神祇,询问近日情况。

其他小庙都无事,倒是同属梧桐山边的另一位土地神祇,报告说前夜山中似乎发生了激斗。

莫非是那青桐乡又出了巫孽?

最后,刘景嘱咐张松亭派人去趟青桐乡,向孔修打听下情况。

诸事皆罢,夕阳已经落下地平线,刘景方才返回杏白府。

蛙妖正在院中眼巴巴的等待月出,练习那观灵采气法。

刘景提醒道:

“把你的金鞭取出,借着太阴之气一同祭炼吧。”

蛙妖瞥了眼刘景,摇头道:

“我可没道友的天资,我得一步步来,先把炼气法学会吧。”

刘景赞道:“没有骄躁,很好。”

“那你小心尝试,有疑问进屋来问我。”

回到静室,取出辛黄神偶,按

借神庙的香火烟云,联络了十七位下属神祇,询问近日情况。

其他小庙都无事,倒是同属梧桐山边的另一位土地神祇,报告说前夜山中似乎发生了激斗。

莫非是那青桐乡又出了巫孽?

最后,刘景嘱咐张松亭派人去趟青桐乡,向孔修打听下情况。

诸事皆罢,夕阳已经落下地平线,刘景方才返回杏白府。

蛙妖正在院中眼巴巴的等待月出,练习那观灵采气法。

刘景提醒道:

“把你的金鞭取出,借着太阴之气一同祭炼吧。”

蛙妖瞥了眼刘景,摇头道:

“我可没道友的天资,我得一步步来,先把炼气法学会吧。”

刘景赞道:“没有骄躁,很好。”

“那你小心尝试,有疑问进屋来问我。”

回到静室,取出辛黄神偶,按

诸事皆罢,夕阳已经落下地平线,刘景方才返回杏白府。

蛙妖正在院中眼巴巴的等待月出,练习那观灵采气法。

刘景提醒道:

“把你的金鞭取出,借着太阴之气一同祭炼吧。”

蛙妖瞥了眼刘景,摇头道:

“我可没道友的天资,我得一步步来,先把炼气法学会吧。”

刘景赞道:“没有骄躁,很好。”

“那你小心尝试,有疑问进屋来问我

第179章 聚灵法阵

阳光透进窗户,在静室内洒下斑驳光点。

刘景站在桌前,桌上放着笔墨纸砚,桌角立着辛黄神偶。

便见刘景瞳孔蒙着幽碧光泽,时而凝目瞅向神偶,时而低头挥笔书写。

“呼,好了。”

停下笔,仔细检查无误后,刘景转身走到另一边,端起茶杯饮下。

懒洋洋伏在座椅上的蛙妖,睁开眼呱一声蹦到桌上,兴冲冲的扫视纸面。

“你看得懂吗?”

刘景放下茶杯,轻笑调侃。

蛙妖顿时无力的趴下身子,苦恼道:

“确实看不懂。”

刘景再次回到桌边,只见那纸上竟然绘着互相勾连,浑然一体的奇异法纹。

这是辛黄神偶上的聚灵阵。

说实话,一个巫教神偶给刘景带来了不少东西。

首先这神偶可以承载神魂,就像之前刘景神魂离体转入神偶,从而提前体悟阴神出窍的经验。

其次,便是前天晚上,发动其内的祭文法咒,体会到掌握巫教祭祀的巫师,聆听着信徒祈祷的感觉。

虽然因为他不会巫法,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祈祷声,却是无法追寻远方的信徒,无法回应,似乎没什么用。

前晚的首次尝试之后,刘景昨天又试了一次。

连续两次引月龙进入他的神魂空间,如今他的神魂法相周身的火焰,似乎多了层十分微弱的异样神光。

那种神光,刘景命名为月龙神光,与神庙内的香火神力类似,却又不同。

主要是给人的感觉不同。

月龙神光是荒蛮、古老中带着厚重,仔细琢磨,又蕴含着莫名的血腥。

而香火神力是炙热、亲和,轻飘飘中夹杂着浓郁香气。

前者让人脑海中浮现古老的祭祀场景,后者让人彷佛置身神庙,仰头是神像,周身是檀香烟气。

刘景今天特意在杏丘庙内呆了大半天,仔细体会神庙香火,借以探究神魂法相上的神光用处。

然而,也许是因为时日过短,他并未琢磨出神光的功效。

但他总觉得,这种神光不简单,日后定有妙用。

不过需要慢慢体悟了。

而神偶带来的最后一个好东西,自然便是其上的聚灵法阵。

暂且放下月龙神光,刘景就将聚灵阵抄录出来。

他想尽快把这法阵学到手,然后结合观灵采气法,用到扶桑木上,把那树叉彻底变为精气转化器,供他催动异能。

不仅如此,他还要将这聚灵阵,用到神仙道修行上,进一步提高修行速度。

“呱,”蛙妖瞥瞥刘景,咕呱道:“道友你不是也不懂阵法吗?”

刘景笑道:

“这聚灵阵倒也无需研究透彻,因为它在神偶上是自动运转,应该是只要完整刻印,便能发挥作用。”

蛙妖立即喜道:“那可太好了,先给我来一个。”

这小妖修炼观灵炼气法两日了,勉强能运个周天,却是收效甚微。

刘景怀疑是其妖性跳脱,无法维持住静想观灵的状态。

“你先把观灵炼气法修好再说。”

刘景拍了下蛙妖脑袋,随即重新摊开白纸,再次临摹阵法。

即使不求甚解,依然可以绘制阵法,但肯定是一丝不能出错,他必须完美复刻神偶内的法阵。

蛙妖见刘景投入学习,左右瞅瞅,有些无聊,便从窗户蹦出去,闲耍去了。

一个多时辰后,一连绘制了七八份,刘景总算能做到丝毫不差的复刻。

熟练后,法阵的神韵渐渐入心,刘景脑中的一个念头越发清晰。

即,这个聚灵法阵,似乎是出自玄门道派。

或者说,是巫教化用了道门的法阵。

取出那个残破的罗盘,仔细观摩罗盘侧面的法纹,越看,刘景越肯定脑中念头。

“果然,神偶的聚灵法阵,虽然用的是巫教符文,但其中的勾连走势,起承转合,确实是正宗的道门手法。”

辛黄族百年前便消亡,但神偶存在的时间应该更早。”

能将道门的法阵转化己用,辛黄族的巫师必然对道门阵法研究颇深。

由此看来,很久以前,南蛮大地的巫教可能就开始融合道门修行。

那个扎都想将观灵采气法与图腾融合,倒是走上了先人之路。

因此,三清教与巫蛮的联手,似乎也不再突兀了,双方早有渊源。

刘景追寻神偶法阵与道门的渊源,倒也并非单纯好奇,亦是怀有目的。

道门的阵法,最低级的可用朱砂绘制,高级的还需旗幡,阵眼,填充灵石,再高的仙神大阵,所需材料更是不可想象。

但他并不知晓,巫教的法阵该用什么绘制。

鲜血?

现在弄明白渊源,刘景倒是可以尝试下朱砂。

想到便做,因为经常制作符箓,朱砂最是不缺,随手就取来足量朱砂。

在静室中央腾出块空地,清洗干净,刘景取来一杆地书毛笔,沾上金粉朱砂,凝神精气,开始在地上踏步绘图。

这一次,刘景动作很慢,每一笔的力道全都均匀不差,线条工整,勾连严谨。

当最后一勾完成,没等刘景喘口气,地上法阵登时泛起莹莹光辉。

屋内好似生出了无形的风,卷动着空气涌向地上法阵。

“成功了?”

然而只过了十来息,法阵光辉噗地消散,屋内气流恢复平稳。

“怎么回事,有错误?”

刘景手持辛黄神偶,发动夜枭异能的透视能力,来回绕着法阵对比,并未发现丝毫错漏。

“难道是朱砂不行?”

但他对阵法的了解确实匮乏,除此外,并不知晓该用何种材料了。

“要不用鲜血试试?”

正当刘景陷入思索时,腰上的神令玉牌猛烈颤动起来。

收起神偶,掐诀抹过玉牌,顿时传来杏仙激动的声音:

“天庭授令下来了!”

刘景亦是涌起激动情绪,脱口道:

“我这就去阴府见你。”

倒是杏仙先按下激动,传声道:

“你不用来阴府,麻烦。我这就传信给无常传信,等他到来,我们去见你。”

针对计划,刘景与杏仙商量多次。

最终认为单靠他们二人,不够,必须再添上那位无常。

因为杏仙的神力再强,顶多能触到前旗,而那禹乔族所在的地方,却是在边境之外。

第180章 灵霄令符

(没写完,修补中)

其实,刘景与杏仙的原先打算是,刘景先从阳世去往边境找到禹乔族。

然后立下法坛,把杏仙招过去,由她出面引导禹乔族的遗民亡魂。

但是后来一想,禹乔族当初逃离洪宁盆地,进入南面群山的人数近万。

上百年的苟延残喘,除去魂力耗尽,彻底形神俱灭的,留到至今的亡魂,少说也不下千数。

这还不说禹乔族周围的其他蛮族。

届时,杏仙在距离杏丘庙很远的地方,能用出多少神力还难说。

即便顺利的将亡魂引入阴土,还需将其迎回杏丘庙阴府,通过杏仙的神祇权柄,送往泰山。

杏仙的神力,怕是支撑不了将上千个阴魂,从神仙道之外的地界领进来,再跨越前旗神卫。

所以,他们需要高玄箓位阶的鬼神,无常。

“那行,我在府中恭候你们。”

与杏仙约定好后,玉牌再无动静。

看看地上法阵,再看看外面天色,阳光已经西斜。

杏仙与无常,应该会是太阳下山后过来,时间不远。

聚灵法阵的问题一时弄不清楚,即便搞成了,今夜谈完,明后日定会出发,也用不上。

只能先放下了。

走出静室,到南轩院外的观云台散散心,眺望到远处的兵营后,刘景想起了宋瑗的二哥。

张松亭已经打听到了宋衡的消息,那位宋二郎正随军驻扎在边境。

宋瑗的家书,刘景昨日托人送过去了。

晚饭后,在院中练了会儿参同炼形法,制作几张星煞符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