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小说

最新小说
青云路

青云路

Loeva青云路小说,穿越、平凡生活、家长里短、权谋、种田,比穿越成一穷二白更杯具的 是穿越成一穷二白之后 发现自己头上 还顶着一盆大大的狗血高大娘嗔她一眼:“你这哥哥疼你疼得紧,知道你受了别人的肮脏气,怎会不为你出气?你别管了,等刘大人回来了,你也只管让小曹大夫出面说话!” 青云眨眨眼,捂嘴笑了。曹玦明的护短行为还是让她很窝心的,她心里是既温暖,又快活。 也不知曹玦明与刘明都说了些什么,没多久,后者就灰溜溜地出来了。虽然看着青云的眼神仍旧说不上善意,却敷衍地向她作了个揖:“今日我不懂事,唐突了小姐,还请小姐勿怪。” 青云有些反应不过来:“啊?”庄园里,此刻是灯火通明,即使下着倾盆大雨,也不能掩盖住庄中来来去去的人头。看敌人的数目,分明是有备而来,兴许还跟京西大营扯上关系。否则如此大队人马,能在京西大营的眼皮子底下横冲直撞,谁会相信?! 青云推开老罗,挤到窗前往庄里看,不由得暗骂一声:“可恶!他们居然敢放火!”还好天正下大雨,这火势大不起来,不然她回头一定不会放过这些家伙! 但随即她又有些担心,便问老罗:“他们会闯到佃户家里作恶吗?” 老罗想了想:“他们首要的是要找到太子殿下的踪影,应该没空去寻佃户们泄愤。佃户能知道什么?” 青云稍稍放下了心。宝云眼圈都红了,拉过她的手:“好姐姐,你明明不是我的亲姐姐,怎的待我这样贴心,比亲娘亲弟弟都好?我娘就不必说了,她心里只有弟弟,压根儿就没把我放在心上,从前没有弟弟时,她还总抱怨我不是男孩儿,怪我误了她的前程。至于我那弟弟,说是一母同胞,看着我时,就活象看着个粗使丫头似的,还不如隔母的大皇兄待我好。我为什么这样命苦?外头的人都说我是公主,身份尊贵,其实我还不如外头小户人家的女孩儿呢!” 青云反拉住她的手:“外头小户人家的女孩儿过的是什么日子,你又不知道,也别太自苦了些。也许你觉得卢太嫔和静安王待你不好,可你还有太后和皇上呀,还有清江王与我这个姐姐。你既然喊我一声姐姐,那又何必在乎隔不隔母呢?咱们都是一个祖宗的,同源同脉的姐妹呢!” 宝云听得欢喜起来:“那我以后就当你是我亲姐姐了,好姐姐,你可要一直疼我。” 青云笑着点头。

热门小说
穿越去做地主婆

穿越去做地主婆

农学院毕业后加入了失业大军出身农村的林赛玉费尽家财读书【全本校对】《古代地主婆/穿越去做地主婆》作者:希行【完结】 灰溜溜的滚回山沟做起了啃老族 振奋精神承包了半山果园 眼看要创业成功 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了 穿就穿吧就当为社会解决了一个难题 可是, 为什么她穿过来还是一个农家女? 而且还被卖 身 为奴 老天爷是不是不允许她有光明的前途?林赛玉虽然已经对这个狗血名字听习惯了,但冷不丁的还是被大嗓门吓了一跳,恋恋不舍的看了眼柿子,抹抹口水开始切葫芦。 “娘。”刘小虎几步过来掺住刘氏,倒头就拜,刘氏一声儿啊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,林赛玉站在旁边,也是喜得眼圈发红,自从年前回来一趟,他们整整六个月没见了,不相见时倒不觉的怎么样,这一见了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,恨不得即刻就哭一场,原来她也有这么深的挂念。“切死你!”她闷闷的咒了句,一刀将葫芦劈开,这个葫芦才摘下来,还很嫩,林赛玉想了想,用手挖出葫芦子,带着汁水啪的摔在土墙上,这声音又引来屋子里一阵呵斥,这次是抱怨吵醒了她的小兄弟,那个才三岁的金蛋。李蓉便哈哈笑了,伸手拍了拍那太监的手,道:“如此,多谢大人美言。”同时一块美玉落入太监的袖内,那太监笑着不言语,留下曹氏那份赏赐,告辞要走,李蓉又吩咐家人端出一盘子银钱,太监受宠若惊道:“可不敢,大人,已经给过赏赐,怎敢再要?”

推荐小说
春光里

春光里

春光里全文阅读,穿越了,成了家生奴婢 是安心于平顺富足的豪门奴仆生活 还是选择充满艰辛险阻的自由人生 这是个问题 第一卷 春临 一、居然穿越了 淳英提着包,挪动着劳累了一天的双腿,艰难地走上最后一级阶梯。掏出钥匙打开门,无精打采地说一句:“我回来了。”就毫不意外地听到老妈的追问:“怎么样?成了吗?!” 淳英顿了顿:“没…”她偷偷看了十儿几眼,又有些不安:“那…那该怎么办?表小姐会在府里住多久?等她走了,咱们…会被调到哪里去呀?” 十儿撇撇嘴:“自然是从哪里来,便回哪里去。不过,若是院里还有空缺倒好,若没有,咱们就只能象你先前那样,闲在家里等时机了。万一到了年纪,还没法回院里去,就只好认命…”她看了春瑛一眼,掩嘴笑道:“不过,这要看咱们侍候的这位表小姐,是不是真的会…” 春瑛眨眨眼:“什么意思?”周念点点头,仿佛有些黯然,又似乎有些释然,转身向妻子走了几步,顿了顿,想要回头,到底还是没回头,继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了。 胡飞拉住春瑛的手,柔声道:“咱们也回去吧?”春瑛应声,再看一眼周念与他妻子,小声道:“不知周夫人是哪家小姐,好象没见过?跟周少爷倒是很相配。” “听说是位翰林家的千金,父亲与周大人的先父是同年,家风甚好。别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胡飞小心地扶着妻子上车,自己也钻进了车厢,下令开车。 春瑛瞪大了眼:“你居然知道?!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书评书讯